81|

小说:霸道病娇爱上我作者:敌袭更新时间:2018-12-17 19:17字数:282040

sm,变态,调教,呻吟,手枪,射精,分身

听见这个声音,丁瑜的表情顿时变了,他试着转头,却感觉到抵在背后的剑刃已经刺破了他的衣裳。

“靖王?”他有些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靖王,属下可是为了您办事的啊。”

丁瑜的确聪明,在这样的局势下,仍旧可以说出这种话来。一方面为自己争辩,另一方面也是在给靖王下套。

如果靖王信了他的话,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局,那他的话已经在皇上心中留下了一个梗。

靖王没有因为丁瑜的话而迟疑,他冷漠地说道:“丁家大逆不道,妄图造反,实难宽恕,立毙。”说着,刀尖毫不留情地往丁瑜身上一送。

丁瑜连忙大叫道:“沈歆!”

原本已经送到他后心的刀顿时顿住了,靖王伸出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这个姿势,只要他手上稍微用力,就能立刻把丁瑜的喉咙捏碎。

原本正在和人打斗的沈彦卓也听见了他的话,顿时从战场抽身,来到他面前。

丁瑜轻轻舒了一口气,靖王却扼住了他的脖子,将这口气生生截断在他喉咙里。

“说,你干了什么?”

丁瑜咳了两声,开口道:“靖王何必这么无情,想来淑贵妃如果知道你弑舅,恐怕会伤心的。”

靖王的手下用了些力气:“母妃如果知道你做的这些事,应该会更伤心的。”

丁瑜抽动了一下嘴角,努力转头,想要看一眼靖王此时的表情,但是他的喉咙被扼住,让他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叫喊声,其中大多都是丁家的儿郎。

整整一万人呐,还有他的两个弟弟。

他最想不明白的是靖王,明明这件事是他先找上门来的,丁家虽说也曾动过这个念头,可是如今虽说不是盛世,但也不是乱世。丁家就算抢到了皇位又怎么样呢,不照样还是坐不稳。

所以无论皇上怎么对他们,他们也只能生生受着。要不是靖王来找他们商讨夺位的事情,他们也不会生起这个心思。怎么现在却也是靖王倒打一耙呢?

丁家是靖王的外家,要是没了丁家,靖王的势力同样会被削减不少,到底为什么,靖王要这么对丁家呢?

难道他……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丁瑜感觉到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只好哽咽一声,开口说道:“我说!”

靖王微微松了松手,丁瑜咳了两声,道:“镇北侯,你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喜爱,想来一定在她身边留下了什么后手吧,我派去的人已经把你大女儿他们都抓了起来,只要我死了,他们就会给我陪葬。”

他们……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蒋氏沈绍珩他们了。

沈彦卓眼里冒出一丝怒火,他攥紧了手中的剑,谨防自己一时冲动,把面前的人给斩于剑下。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命现在还不能取。

沈彦卓和靖王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靖王做了一个手势,随后他带着丁瑜往镇北侯府赶去。

%%%%%%%%

不知道什么时候,鲜血将卵石路都给染的猩红。

落梅四个受了重伤,沈歆命令她们退到一边,然后和靖王派来保护她的那些人一起,死死守住卵石路。

沈歆也受了伤,她的胳膊上被人划了一剑,不过不碍事,她还能提得起软剑。

可是她明白,她也快要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了。对面那些人身手,倒也不是多高明,可是偏偏十分适合缠斗,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越打越顺手了起来,沈歆这边的人倒都没了什么力气。

靖王派来的人才是真正的身手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却不愿拼尽全力,倒像是跟对面在耗时间一样。

沈歆往远处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幕下,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了一阵晚风,晚风里携着一阵香气,让人恨不得溺毙其中。

她似乎有些明白,这些人不愿拼尽全力,把那群黑衣人直接剿灭的原因了。

她收回目光,退后一步,她需要休息一阵,否则这么下去,肯定会被一点点耗尽力气。

一个脸上带着黑纱的女人同样后退一步,挡在她身前。

“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沈歆自言自语地感慨道。

那个面上蒙黑纱的女人用没有感情的声音说道:“等天亮就结束了。”

沈歆没想到她会回答,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不再说话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靖王的那些手下全都一顿,接着往天边看去。

沈歆也听出来了,这是靖王的声音,他来了?

要结束了吗?

沈歆也看向天边,那些黑衣人像是也感觉到任务将要失败一样,攻势顿时猛烈了许多。

靖王派的那些人不再藏拙,两三下就留下了一地的尸体。等到最后一个黑衣人躺倒地上了,天边也出现了一个身影。

的确是靖王,他手中还提着一个人,度极快地来到沈歆身边。他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沈歆,见她无事了,表情才松懈些许。

就在这个时候,沈歆却听见一阵破风声。

那声音在风中渐渐变得尖锐起来,隐隐带着一股誓死向前的味道。

沈歆来不及转身去看,就要提醒靖王,但靖王比她还先听见声音,他一把拦住沈歆的腰,带着她往天上飞去,然后将手里提着的人往破空声来处扔了过去。

沈歆这时才看见那一抹雪白的剑光,在深夜中,这剑光尤其明显。

剑光并没有如沈歆所想的那样,将靖王扔出去的人拦腰斩断,而是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明显的弧度,绕了一圈,再次往他们两人袭来。

把持着剑光的同样是一个黑衣人,但是他和那些黑衣人又略有些不同,他脸上还带着一个面罩,而且他身上的夜行衣比起那些黑衣人的来,看上去不是一个档次的。

靖王因为还抱着沈歆,所以只能闪避,不能反击,他的目光凝了凝,随后空着的右手做了一个手势。

随后,靖王携着沈歆,往那剑光上撞了过去。

在离剑光不到三米的地方,靖王突然折转了身形,与此同时,他的两个手下纷纷跃了起来,往那道剑光上撞了过去。

瞬息时间,沈歆和靖王已经处在了众人的保护之中。

她突然现,刚才靖王扔出去的那个人不见了。按理来说,就算那个人没有死,那也应该是摔到地上,绝不可能凭空消失啊。

沈歆皱眉看了一眼周围,确定的确没有那个人之后,在靖王耳边开口道:“靖王,那个你扔出去的人,他不见了。”

听见沈歆的话,靖王的眉毛拧了起来,他刚才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剑光上了,没注意,居然把丁瑜给放跑了。

如果丁瑜跑了,那可就麻烦了。

沈歆看见靖王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是遇见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又不知道他究竟遇见了什么,只好暗暗担心。

那道剑光见一击不中,沈歆两人又被保护了起来,他再也没有得手的机会,所以只好远遁而去。

随着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个潜伏了整整一夜的身影。

沈歆蹙起眉,她原本就是察觉到了有人埋伏,所以说理解靖王手下不作为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居然埋伏了这么多人,还有一个身手不下于靖王的高手。

如果这些人的目标是她,那她现在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今天到底生了什么了?

城外的一座宅子里,黑暗中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人摔到在地上,他竭力忍住呻吟声,只浅浅地闷哼一声。

一个灯笼照在他脸上,他警惕地看了一眼,低声道:“谁?”

“救你的人。”

%%%%%%%%%

那一天的事情沈歆最后从靖王口中一一得知,又听闻皇上因为靖王弄丢了丁瑜的事情,狠狠地惩罚了他一顿。

淑贵妃只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在皇上面前一通哀求,又因为两位皇子的面子,所以她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皇上还是下令,让她在自己的宫殿里好好休养,没事不要出去乱跑。

这也就是禁足了,不过比起丁家来,这样的下场也好太多了。

还有萍老夫人一伙,算是被拿住了把柄,又没了丁家这后盾,所以也不敢再造次。

丁家的事情像是一阵风刮过,京城里的气氛更加平静起来,转眼间,到了沈歆出嫁的日子。

虽然说上辈子已经经历过一会,可是当沈歆再次披上嫁衣,她还是忍不住如同一个新嫁娘一样,心慌无措,双颊泛红。

这一次,她不再如同上辈子那样,视将要嫁的靖王如同豺狼虎豹,对未来更多的是忧虑而不是憧憬。

唯有两情相悦,方知其中滋味。

开脸,亲迎,沈绍珩给靖王出了几道难题,他也带了一些学子助阵,但是他们又哪里敢怎么为难靖王,只出了两题就让他顺利过去。

靖王投桃报李,一个给了一个大红包。

十里红妆巡游,一路到了靖王府。拜了天地入洞房,沈歆坐在洞房中才出了一口气,这时一个声音开口说道:“歆儿,你终于嫁给皇兄了啊!”

沈歆听的清楚,这时朵沁郡主的声音。

她一笑,开口道:“朵沁郡主也来了啊。”

朵沁郡主笑道:“这样的大日子,我自然要来,还有高阳姐姐她们也来了。”

沈歆也感觉到了,原本还空荡荡的房间,随着朵沁郡主进来,渐渐填满了人。进来的都是一些天之骄女,虽说皇家不比民间,但尽管如此,该有的东西一样都不少。

一个慵懒的女声说道:“靖王结婚,确实好大的排场。”

接着是那灵清公主的声音:“弄出这样的声势,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心虚呢。”

高阳公主冷哼了一声:“不愿意在这里呆着就出去。”

今儿大喜的日子,怎么能让她在这里搅了喜庆。

有高阳公主在,沈歆是不用说话的,她正听着,却看见盖头下出现了一张脸,是朵沁郡主,她朝沈歆怒了努嘴。

沈歆翘了翘嘴角,将一直拿在手里的苹果塞给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里的人来来去去,沈歆终于等到那个同样穿着一身红的人。

盖头掀开,露出来沈歆一张被映红了的脸来,朱唇美目,真真仙人儿。

靖王再也把持不住,吻了上去。听见这个声音,丁瑜的表情顿时变了,他试着转头,却感觉到抵在背后的剑刃已经刺破了他的衣裳。

“靖王?”他有些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靖王,属下可是为了您办事的啊。”

丁瑜的确聪明,在这样的局势下,仍旧可以说出这种话来。一方面为自己争辩,另一方面也是在给靖王下套。

如果靖王信了他的话,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局,那他的话已经在皇上心中留下了一个梗。

靖王没有因为丁瑜的话而迟疑,他冷漠地说道:“丁家大逆不道,妄图造反,实难宽恕,立毙。”说着,刀尖毫不留情地往丁瑜身上一送。

丁瑜连忙大叫道:“沈歆!”

原本已经送到他后心的刀顿时顿住了,靖王伸出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这个姿势,只要他手上稍微用力,就能立刻把丁瑜的喉咙捏碎。

原本正在和人打斗的沈彦卓也听见了他的话,顿时从战场抽身,来到他面前。

丁瑜轻轻舒了一口气,靖王却扼住了他的脖子,将这口气生生截断在他喉咙里。

“说,你干了什么?”

丁瑜咳了两声,开口道:“靖王何必这么无情,想来淑贵妃如果知道你弑舅,恐怕会伤心的。”

靖王的手下用了些力气:“母妃如果知道你做的这些事,应该会更伤心的。”

丁瑜抽动了一下嘴角,努力转头,想要看一眼靖王此时的表情,但是他的喉咙被扼住,让他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叫喊声,其中大多都是丁家的儿郎。

整整一万人呐,还有他的两个弟弟。

他最想不明白的是靖王,明明这件事是他先找上门来的,丁家虽说也曾动过这个念头,可是如今虽说不是盛世,但也不是乱世。丁家就算抢到了皇位又怎么样呢,不照样还是坐不稳。

所以无论皇上怎么对他们,他们也只能生生受着。要不是靖王来找他们商讨夺位的事情,他们也不会生起这个心思。怎么现在却也是靖王倒打一耙呢?

丁家是靖王的外家,要是没了丁家,靖王的势力同样会被削减不少,到底为什么,靖王要这么对丁家呢?

难道他……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丁瑜感觉到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只好哽咽一声,开口说道:“我说!”

靖王微微松了松手,丁瑜咳了两声,道:“镇北侯,你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喜爱,想来一定在她身边留下了什么后手吧,我派去的人已经把你大女儿他们都抓了起来,只要我死了,他们就会给我陪葬。”

他们……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蒋氏沈绍珩他们了。

沈彦卓眼里冒出一丝怒火,他攥紧了手中的剑,谨防自己一时冲动,把面前的人给斩于剑下。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命现在还不能取。

沈彦卓和靖王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靖王做了一个手势,随后他带着丁瑜往镇北侯府赶去。

%%%%%%%%

不知道什么时候,鲜血将卵石路都给染的猩红。

落梅四个受了重伤,沈歆命令她们退到一边,然后和靖王派来保护她的那些人一起,死死守住卵石路。

沈歆也受了伤,她的胳膊上被人划了一剑,不过不碍事,她还能提得起软剑。

可是她明白,她也快要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了。对面那些人身手,倒也不是多高明,可是偏偏十分适合缠斗,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越打越顺手了起来,沈歆这边的人倒都没了什么力气。

如今虽说不是盛世,但也不是乱世。丁家就算抢到了皇位又怎么样呢,不照样还是坐不稳。

所以无论皇上怎么对他们,他们也只能生生受着。要不是靖王来找他们商讨夺位的事情,他们也不会生起这个心思。怎么现在却也是靖王倒打一耙呢?

丁家是靖王的外家,要是没了丁家,靖王的势力同样会被削减不少,到底为什么,靖王要这么对丁家呢?

难道他……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丁瑜感觉到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只好哽咽一声,开口说道:“我说!”

靖王微微松了松手,丁瑜咳了两声,道:“镇北侯,你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喜爱,想来一定在她身边留下了什么后手吧,我派去的人已经把你大女儿他们都抓了起来,只要我死了,他们就会给我陪葬。”

他们……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蒋氏沈绍珩他们了。

沈彦卓眼里冒出一丝怒火,他攥紧了手中的剑,谨防自己一时冲动,把面前的人给斩于剑下。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命现在还不能取。

沈彦卓和靖王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靖王做了一个手势,随后他带着丁瑜往镇北侯府赶去。

%%%%%%%%

不知道什么时候,鲜血将卵石路都给染的猩红。

落梅四个受了重伤,沈歆命令她们退到一边,然后和靖王派来保护她的那些人一起,死死守住卵石路。

沈歆也受了伤,她的胳膊上被人划了一剑,不过不碍事,她还能提得起软剑。

可是她明白,她也快要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了。对面那些人身手,倒也不是多高明,可是偏偏十分适合缠斗,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越打越顺手了起来,沈歆这边的人倒都没了什么力气。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