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给赵二哥下绊子

小说:寒潮作者:上帝工口更新时间:2018-12-11 14:15字数:122392

新海市市中心,睿晟广场十八楼,睿晟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裴子明带着一副眼镜,正在翻看赵建龙交上来的关于今年的年度报表,今年整体的房地产市场都不景气,但是报表上的数据,依然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赵建龙的报表做的很漂亮,很干净,各种开支收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人根本就挑不出任何毛病。

但是多年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验还有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份账单绝对有问题。

过了一会儿,他不动声色地放下报表,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地说:“老二,你这个总经理今年当的有点不称职啊”

赵建龙看到老狐狸并没有发现账单中的问题,不由得大喜,这份报表可是自己找了专业的会计人才做的,保证做得滴水不漏,哪怕你国务院来人都没用。

表面上,他还是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二爷,今年整个新西省的房地产市场都不景气,竞争压力大,政策又不放开,老百姓都拿着钱在观望,不敢买房。”

裴子明把文件夹合上,放到一旁,说:“老二,回去好好检讨一下,写一份检讨书给我。”

“是,二爷”赵建龙暗暗松了口气,老狐狸果然没有发现账目上的问题。

桌上的座机这时候响了,是秘书的声音:“裴总,高经理说有急事找您。”

裴子明按下座机上的通话键:“让他进来吧。”

“好的。”

过了一会儿,高子祥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裴子明看他风风火火的样子,问道:“怎么了老五?”

“二爷,杀手已经找到了,不过。。。”高子祥说着看看赵建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赵建龙心中一惊,没想到老五动作这么快,这马老三做事也太磨蹭了。

裴子明双手环胸,懒洋洋地靠着椅背:“不过什么?老二是自己人,放心吧”

高子祥顿了顿,说:“二爷,据他交代,是三哥杀了他的家人,他找三哥报仇来了。”

“这跟老二有什么关系?”

“他说是二哥曾经找过他,还给他一大笔钱,让他去杀了三哥。。。”

高子祥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赵建龙粗暴地打断了:“这他妈是污蔑,裸的污蔑”

裴子明不满地说:“老二,你慌什么?老五,接着说。”

“是。我觉得这事儿并没有咱们看到的这么简单”

赵建龙不屑地冷哼一声:“老五,你不就想找理由栽赃我嘛,有什么招都使出来,老子接着”

高子祥有些不悦,但是此时也不好发作,说:“二哥,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二爷,杀手的心理素质过硬,一口咬定二哥就是幕后主使,我觉得,这幕后主使者不可能是二哥。”

裴子明来了兴趣:“此话怎讲?”

“二哥和三哥现在几乎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又怎么会叫人去杀三哥,再说了,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赵建龙冷哼一声:“什么叫穿同一条裤子?咱们兄弟几个自打跟着二爷混,穿的就是同一条裤子”

裴子明问道:“那你说,谁是这幕后主使者?”

高子祥摇摇头:“这个我还没查到,杀手嘴太严,撬不开。不过我觉得跟最近新冒出来的一伙毒贩有关。咱们睿晟集团包揽了几乎整个新海的供货,他们要想打开销路,就必须先对咱们下手。”

“那些人什么来头?”

“不清楚,不过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是一伙西北人,以家族为团体在新海进行活动,手上火力强大,行踪不定。我怀疑新海有人在帮助他们。而且此人来头不小,手上掌握大量的资源,不比咱们差。”

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向赵建龙。

赵建龙听到蓝色冰毒西北人的时候,表面上装的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咯噔一下:“那不正是马老三一伙人吗?不是已经说好要隐蔽行事,为什么他们又这么高调的冒了出来?”

不过还好老五对他们也不是太清楚,赵建龙才稍微安了点心,看来马老三这伙人还真不是让人省心的熊孩子,得再去敲打敲打才行。

他恶狠狠地看向高子祥,有些冷嘲热讽地说:“老五,你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查出这么点东西,不会是怕自己意图杀害老三的真相暴露,随便编个故事糊弄二爷吧?又或者把屎盆子往人家头上扣,反正现在死无对证,你怎么说都行。”

高子祥也不生气,反而是耐心地说:“二哥,我想你肯定是对我成见太深了。我与三哥有矛盾是没错,但是大家都是同门兄弟,我高子祥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伤害兄弟手足的事情来”

赵建龙白眼一翻:“谁知道呢,人心隔肚皮。”

“二哥,你说这话,有没有证据?”

“哼,无论是杀人动机还是作案时间,你都是第一嫌疑人”

听着两人的争吵,裴子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现在六金刚已经去了三,集团虽然还在正常运作,但是已经显现出疲态,加上有人在捣鬼,长此下去,集团必毁,如此关头,老二怎么会如此不识大体。

“好了好了,要吵出去吵”他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看向高子祥:“老五,有没有跟他们接触过?”

“我们曾经假装买家和他们接触过,对方底气十足,说只凭自己的实力,就足以让新海臣服。”

听了高子祥的叙述,裴子明忍不住就笑了:“口气不小,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话是这样说,但是裴子明心里可是清楚的很,那种蓝色冰毒自己也是知道的,起效更快,效果更持久,最关键的是,价格只有自家产品的三分之二。如果不加以镇压,只能看着西北人坐大,最后将自己赶出新海。

他说:“没有合作意向就算了,把那伙人找出来,得到他们的配方,然后清理干净”

“我明白,二爷”高子祥恭恭敬敬地说。

裴子明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说:“好了,没事的话你们就先出去吧”

“是,二爷”两人退了出去,轻轻地关上门。

外面高楼林立,新海市的繁华仿佛就在脚下。裴子明离开大班椅,站在落地窗前,单手插袋,点了支烟,静静地俯瞰着街上如蝼蚁般来往的行人。

。。。。。。

踩着柔软厚实的地毯,两人双手插袋肩并肩走着。赵建龙冷冷地说:“老五,别以为你做的很干净,告诉你,老子肯定会找到证据”

高子祥丝毫不在意赵建龙的威胁,只是淡淡地说:“兄弟我就不劳您老费心了,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赵建龙马上就停了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高子祥:“怎么着,还想拿对付老三那套对付我啊?”

高子祥耸耸肩:“呵呵,二哥,你这是被害妄想症,是病,得治”

“告诉你老五,别以为二爷现在器重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二哥,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你总是处处针对我,到底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赵建龙甩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赵建龙的小弟都站在公司门口低声聊天。本来以他们的习惯那都是扯着嗓门吼的,但是二爷就在里面,他最忌讳就是有人在办公区域大声喧哗,要是被他听到,那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老大黑着脸出来,他们赶紧分排站好,将老大护在中间走进了电梯,下楼去停车场坐车。

出了电梯门,几个小弟过去取车,其他人在一旁等着,一辆无牌的黑色桑塔纳突然从暗处冲了出来。

小弟们立即将赵建龙护在身后。黑色桑塔纳的目标似乎并不是赵建龙,而是对着那些小弟径直就撞了上去,顿时把他们撞的人仰马翻。

撞人之后黑色桑塔纳一个急刹车,停在不远处。没被撞到的人马上就冲了过去,黑色桑塔纳的驾驶员熟练地挂档,给油,呼啸着冲出了停车场,还不忘伸出左手竖个中指。

手下人赶紧开车追出去,只见马路上车来车往,哪里还有那辆黑色桑塔纳的影子。

赵建龙气的直跳脚,这摆明了就是来挑衅的,用膝盖想想都知道,绝对是高子祥找人干的。

他冷着脸从小弟那里拿了一把车钥匙,跳上一辆停在一旁的福克斯,发动车子,径直开出了停车场,把一票小弟给晾在一旁。

行驶在市中心拥堵的道路上,赵建龙给马老三打了个电话:“马老板,有没有兴趣出来聚聚,有活给你,什么,那好,你定地方,我这就过来。”

在开了十多分钟之后,他发现有辆红色马三一直跟在后面。

“哼”赵建龙冷哼一声,前方正好有一个十字路口,黄灯已经开始闪烁。他打了个左转灯,进入空旷的左转车道,然后一脚油门踩下去,管你什么红灯绿灯,先把后面的车甩了再说。

福克斯不愧小钢炮的称号,马三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马三一看福克斯跑了,就要追上去,这时候已经是全部红灯,所有车子已经乖乖停下等候,马三正好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福克斯离开自己的视线。

马三的司机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大哥,被他跑了”

“没事,不用跟了”

“是”

等到绿灯亮起,马三转到左转车道,在路口掉了个头,朝着来时的方向开去。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