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小说:空间小农女作者:夏日轻雪更新时间:2018-12-11 13:15字数:1814820

番外三幸运的静王

  大齐朝的小门小户的儿孙大了,面临着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分家,自然啦有分的也有不分的,其实分不分也都只有那点雨露,不过按着各自祖宗留下的规矩过着日子。大齐朝的大家世族里,一般那是不分的,雷霆雨露都是皇恩,那一分皇恩到族里,那就能有几房当几股皇恩用,统一有长辈、族规约束着,一大家子那真是滋润得很,同时抗风能力也强得多,若有十分不自在,那下到族里,也能分散掉不少。毕竟,不看僧面你还得看佛面嘛。大齐朝,大家世族一般那是要出了五服才分家,有好些和睦的人家出了也没分。

  例外的便是皇家子弟,一般来说,都是要分家的,不过,像十三皇子这样,被分得这样早的,还真是少有,别说他还仿同小户人家一样,出继给了一支早不在人们记忆里的端木分枝,静王,十三皇子被封成静王,那是在皇后死了不过一个月的事情!

  这让大家都有点傻眼,因为在大家的记忆中,这有点不合祖例,这就得说说大齐国端木家的祖例了:皇家子弟只要姓了这个端木,真是不用愁了,上了宗人府的册子,那就跟捧了金饭碗一样,只要喘着气,按月按年拿着俸禄,若再长点脑子,能写会算的,那反正宗仁府里大把的事情有给你做,还能另有一份收入,大齐国的那皇商还真是皇商!这些,都是端木皇族里最差的人过着的日子,那些头脑一直没进水皇族子弟就更别说了,总能过得幸福美满,在各部里顶着郡王的名头当着差。领着两分酬劳。

  大齐开国年代非常的久了,按说这单是皇族这一代代轮下来,那不得变成压在老百姓们头上的一个庞然大物?可事实上,大齐立朝四百年,皇族子弟却不过十万余人,端木家当初立国之初,也只得正经的九支,也就是开国的九位铁帽子王府,贤、瑞、定、怡、端、靖、礼、恭、静九王,几世如此。这主要得利于皇族里很让人意外的族规。

  大齐的王府的传承,皇族讲究的那就是个出身,传位规矩简单明了,亲王按制配备一般就是一正妃四侧妃三夫人,实行父死子继为主的传位方针,长子为世子,次子封郡王,长女为公主,次女为郡主,绝对不会乱套,如果长子夭折,再立世子却得由宫里定人选……侧妃生的娃,永远不能封世子,如果这孩子实在是太了不起了,实在太出类拔萃了也不过得个郡王、郡主,最关键是,这封来的郡王可不是铁帽子,那是要降辈继承的,三两代后,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唯一的出路就是这郡王争气,立功受奖,能在郡王前面得个世袭罔替!可这四个字却不那么好得。

  最有趣的就是,如果王爷府里,一正妃四侧妃三夫人都到位了,这位王妃不管生不生小孩子,不管正妃是死是活,侧妃生的孩子永远只能是郡王,这一支直到王爷死,仍然没有正妃生下的男丁,那侧妃生的男丁中谁袭王位得由宫里定,定了之后,继承的王位那前面的世袭罔替这顶铁帽子就没有了!除非这位王爷有重大立功表现,这很难,大齐朝任何一个皇帝对这四个字那都是很看重的,赐出来的真的不多,所以,原来的九个铁帽子王,如今只得七家,另外礼、静,两支如今早就成断了香火。泯灭成一般的宗室弟子了。

  这种不近人情的继承法则,省了很多事,皇族里少了很多折腾的事情,这也是玉玥有了身子后,才被谱及的知识,这太颠覆了,玉玥细细一想,却觉得这位开国之君也太妖孽了,这种让子孙斗来斗去却没有半点好处的法子,他老人家都能想得出来?这种规矩让当初开国的端木这几兄弟,一直平分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这个看似无情的继承法让端木一家立国已然快四百年不倒,皇家宗支虽多,也不算太闹腾,因为你折腾了没有用,那族规上可写得清清楚楚,凡是以小搏大、查有实证的,绝对是夺姓除爵的下场。

  而皇位的继承,却在这个顺序下,多了个择优而立!皇子以齿叙位!当然啦,母族是嫔位以下的,就不要想啦!到时候以皇上的遗诏为准,说谁继位就是谁,而新君的兄弟们,都分封到大齐各地为王,最搞事的规定就是这些番王第一代是亲王,第二代就是嗣王,第三代成为郡王,第四代县王,如此一代不如一代,好在大齐开国四百年,一般最差的也就是混到郡王这一等,皇子皇孙们都很发愤争气,能挣到点功劳在身,如果皇上大行后,实在是皇子不成气,没法选出继位者来,宗法规定了九位铁帽子王也有参选的可能性!

  这种治国大纲,确实是太让这些天子娇子没有施展的空间,除了在投胎路上好好的看准了再投胎外,基本上没有办法搞什么小九九。

  不过,诺大个齐国,开国起皇子上千,也不是个个都老老实实的,大家一起排排坐吃果果,等到皇上大行之后,拿出圣旨来,喊到谁的名字谁去坐那把椅子,暗中搞小动作的不少!也折了些皇家子弟在这条规矩上,轮到当今的天下,贤王府,差点也轮落到丢掉铁帽子的下场,因为贤王的突然离世,导致了贤王一母同胞的弟弟浮想翩翩,然后,动了杀机,杀得自己的亲侄子差一点儿就归了西,可最后,却把自己这一支全折进去了,皇上好容易稳定了局式,以为那一切都可是回归正常了,那十七皇子同十三皇子又开始折腾,结果表明,人不作不死,十七皇子----最为正经的皇后娘娘所生的皇子,把自己的小命折腾进去了,操作这一切的皇后娘娘也被鸠杀!(对外是自杀)自己几个舅舅也踏上了流放的归途。

  老十三觉得这真是天大的冤枉,所以说投胎是门学问,自己学问显然没有学好,还没怎么着哩,就被剥夺了参赛权!更冤枉的,就是这老十七了,这好些主意可都不是他的主意好吧!都是两位母亲大人折腾出来的祸事!他这个小人儿知道什么呢,不过因为是嫡出的原因,被皇后娘娘当成了一把刀罢了,皇后‘自杀’后的第二个月,大彻大悟的老十三就被封了亲王,承继了静王的位分!

  他是第一个被当今圣上封为亲王的皇子!好在,理由够强大,出继到族谱上已然断支的静王这一支上去,承祧成了亲王,以安天下的悠悠众口,以后的子孙们也都有个亲王的位分。皇上的这个决定,让薛皇贵妃说不出一个不字来!原因是什么,她心里门清!自己还算是悬崖勒马,看着跟自己争了个半世人的皇后,在掌刑太监的手里,选择了那一杯毒酒的时候,她在心里认为,自己同儿子的这个结局,真心算是好啦。不由得合掌谢佛!

  因为,按以前的规矩,皇子在新皇登基后,都是王爷,什么东山王啦,南海王啦,一个个都到封地上去了,那封地也就那么一说,无非是领着三五个县的供养,一代代下来,供养一代不如一代,最后也就成了个宗亲罢了,如果静王能立下点功劳,把世袭罔替四个字挣回来,不能不说,不比坐那把龙椅舒服!甚至于还是种恩赐,想通了这些关窍的薛皇贵妃亲自去了凤池山的归来寺献上了大笔的香油钱。

  薛家在皇后‘病逝’后,宫里传出暂时不立中宫时,就明白很多事情圣上知道了……当下也就自以为是的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家里几世人的存银会不翼而飞,再也没有任何做蠢事的念头,还有点浮财,也都暗地里分成几分,给孩子们拿去用了。

  老话真的说得不错,钱财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呢?薛家的变化那就是更加的甩手了。甚至于对自己的老对头工部的金侍郎也不再横眉竖眼了。

  工部的金侍郎,不过是个侍郎而已,可是谁也不会真把他当个侍郎,对他的恭敬那是并没有减少,当年他曾经当过国舅(其实是国丈),虽说名不正言不顺,他不过是皇后娘娘的叔叔罢了,可皇后那一直都在在他屋子里养大的,每年离宫探亲的时候也是回到他的府上,他又是个分外护犊子的,别人一提起金皇后的外家,那当即就是想到他,而没有想到正经金皇后的那几个一母同胞的兄弟,人家才是正经的国舅。金家的事情大部份关系到皇家,所以,也没有多少人会议论,

  金皇后一直在宫里揽着大权,金家一直很威风的,金国舅一直很霸道,一直都仰仗着这位娘娘的光彩,甚至于敢对高国公对着干,多年间金高两家的内斗,那可不是一般两般的有趣,可是,突然间,却因为许多年前失踪的一个金家侍郎的亲生女儿,金国舅居然对皇后娘娘心生不满,金家居然分家了,要知道,京城里有多少名门望族,左不过就这几家,掐着手指头也就算清楚了,彼此间你是我的姻兄,我是你的亲家,扯来扯去的,只应了那打断骨头连着筯的俗话,所以,一般不是什么重大的问题,一般也不过是祠堂里吵吵嘴,闹事的人各打五十大板,追求的不过是晕晕水养晕晕鱼的这样子混着过罢了。大家族里,大家都愿意几房拢在一起住着,由得宗族的族长做主,安排各种民生大计那是约定的俗成之规。都说树大有枯枝,可也有树大才能经风雨的说法啊,有利有弊的事情,大家都算得过来这本账,可工部的这位侍郎显然计数不行,没有把账算对!金家这座大厦哗啦啦也就倾覆了,金皇后回娘家正经是回自己的亲哥亲弟家了……

  威风八面的金侍郎甚至于搬离了原来的屋子,带着老母亲住到了一座小院子里去了。正经的那是划清界线一笔写出两个金字,祖谱都分了开来。

  再然后,十七皇子病死,接着出了皇后自杀连累娘家被发配的事情后,大家看着神情淡定仍然在工部里忙来忙去的金侍郎,就很有几分佩服了,原来这是个有福的……

  金侍郎不管别人的眼光怎么样,按着自己的性子生活着,他同薛国丈最统一的就是,都不把钱当钱了……

  孔家五小姐生了个儿子,他笑眯眯的就抬着礼物进了状元府,跟那些武人莽汉说不清楚,文化人懂道理!金侍郎很快就拿下孙媳妇,接着认下大外孙子!四时八节的,金侍郎的腰窝油就直奔状元府去了!贤王妃生了个儿子,母子均安……

  他扛着礼物就上了贤王府,贤王笑着收下来,却不提贤王妃有什么话,玉玥根本不管,送来收下,认你?没门!接下来,满月,送!周岁送二子出生送!接下来,满月,送!周岁送三子出生送接下来,满月,送!周岁送三个重外孙子的生日一年不少的送,贤王妃生了个女儿

  外孙女出生,高家以为他只不过还是个送字,毕竟嘛,三个重孙子,他也只是送了礼,什么满月酒哇,抓周啊什么都不参加的,可这个重外孙女的出生,显然事情很不一样,高、金两家再次杠上!

  这次,论的是什么,论的是这个重孙女儿该不叫他一声祖姥爷!金侍郎怎么抢得过高家那此不懂道理的人家,好在孔五小姐紧跟着也生了个女儿,他才直奔状元府,看了看,再看看,笑歪了嘴……一家一个,不抢不争多好……

  不过,贤王府里的公主抓周,他心有不甘,厚着脸皮就去了……当下,看进眼里就没拔出来!简直的,跟自己的宝贝女儿小时候一模一样的!

  已经有点风烛残年的金老夫人顶着花白的头发也来了的,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贤王妃终于认下这位太婆……

  贤王府的大公主会叫人了,第一个自然是娘,接下来是爹,接下来叫的不是老祖宗,而是太姥姥加祖姥姥……

  已经是工部尚书的金家,多了几分生气,贤王府的三个儿子加上一个女儿,状元府里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甚至于还有高家的那三位小姨常年在金家横出武进,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北帅府的几位小爷,定王府的那几位,自然也门清,只要惹了什么祸,往金家一跑就没事了!金尚书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话说,这个门道也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再不济,那金九舅也是个能扛事的……金家同高家的关系别扭并密切着……

  金家成了好几个世家的‘眼中盯’-----没有他这个老犟牛抬头,这些娃娃们怎么会如此的一犯再犯?大祸不惹,小祸不断……

  金尚书曾对皇上笑道:关我什么事?都是老娘得错病了……我这几年那不一直在河道上出着力嘛。真不关我的事情……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