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生死度外,龙归大海

小说:最强仙魔作者:秋枫一指更新时间:2019-01-20 06:15字数:222522

苏枫的身上因为火焰而似乎有鲜血在他的肌肤之中沁出来,那些深红色泽也随着他劈出一道儿陡然加深。

他的长刀稳稳地划过面前的空气,因为划破炽热的空气,有鲜艳的红色在他的长刀刀尖上闪耀而出,仿佛有一道血水在他的刀身之上涌出。

浅痕虽浅,却鲜艳。

直到此时,苏枫的眉毛都很稳,而没有皱起,就像他此刻仍在滴出来的血液并不是自己的。

即便他的面色已经很苍白。

激越地啸鸣在他的刀身之上涌出,和着那轰隆于耳的龙吟,通过珍器阁的房屋,响彻整个明德学院,响彻整个云中城。

甚至沉殇都听到了那龙吟,所以他更加决绝,他必须马上带走陈醒的性命,防止意外的发生,毕竟,今天已经出现了好几个变数。

十息的时间马上就要过去,第七魔将身上圣师的气息就宛若从天而降的一座大山,周河南和慕容天兰的胸口此刻被压迫而激荡,甚至无法呼吸。

徐长秋看着面前百位魔旗,目光坚毅但兴趣索然。

影子冷漠的瞳孔像是一片黑夜,但黑夜,却是开始多了些许色彩。红色,以及白色。

一道晶莹的水流顷刻之间在苏枫的刀身上形成。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刀光,也是以晶莹水流的方式向着圆球斩去。

水流自然不是水,而是苏枫长刀所凝成的固态刀光瞬间被圣焰残留的温度所化液体。

一股不屈且桀骜的气息,在苏枫的这柄刀之间骤然间迸发出来。

刀身上竟有奇异的弯曲,宛若在晶莹的水流之间一条蜿蜒的游蛇。

一刀之后,便是无数刀。

一阵密集的气鸣声充斥了苏枫的耳尖。

嗤嗤嗤嗤

他看着的那个晶莹的圆球被自己的刀光所压,陷入内里,然后接着其他的刀光继续将圆球压下,却将先前扁下去的地方瞬间鼓起。

在他震惊的目光之中,无数细小的尘柱随着地面的颤动离地而起,向上激越地飞出。

细小的尘柱相互撞击,就如同一场沙尘暴从地上形成,那个晶莹的圆球就在这些尘埃之中诡异的再也看不到一点影子。

苏枫的血滴在了刀身之上。

长刀泛着光。

然而同时,尘浪翻滚之中,却有异常凛冽的剑意生成。

许多灰尘都在这压迫之中扭曲变形,隐隐形成尖装,就仿佛有很多剑都在尘浪之中透彻出来。

苏枫沉重的呼吸声响起。

这是他仅存的剑意,他在这一刻,将那些剑意全都释放出来。

若是不行,便再也无力破球放出龙魂。

灰尘遮住目光而万剑生成,令人震惊的是,这里面每一道尘剑之中似乎都蕴含着真实而且强大的力量。

这些力量,和苏枫大天位境界的实力根本不成比例,甚至能够化为无数化辰境界巅峰境界的强力一击。

但是没有人能够知道,即便苏枫也不知道,那是因为刀身上那滴血的缘故。

苏枫只能感受到,自己的真实力量,似乎被放大了很多倍。

这些尘剑就像是一道道真实的名剑,向着那个隐藏在尘埃之中的晶莹圆球猛然扎去,就仿佛漫天蝗虫过境。

但苏枫只是出了一刀。

就带出了很多剑。

圆球之内的龙吟之声更加响彻,龙目之中,都带着一些迷惘,但是他们都看到了苏枫手中的那把刀,他们的目光中都含着炽烈的崇敬之意。

即便目光之中夹杂着些别的情绪,但是都有的,莫不是对于强者的尊重。

…………

“为什么会这样?”

一条龙通过那些尘埃,看清楚这一刀之后,发出一声很惊奇的疑问,问向他身后的那些龙。

尽管那些龙,此刻也在茫然。

直到漫天尘剑自空中冲起,向着圆球发动不知疲倦的攻击的时候,一条看起来很是苍老,甚至身上的金**泽都有些暗淡的龙龙须微闪,凝声道:“或者,真实的剑路才更容易凝聚天地灵气。”

“可能吗?”

“剑招起于虚无,荣归平凡,斑驳繁杂的剑势总是更有冲击力,威势更猛,绵密的剑招更会让人难加防范,不是吗?”

又是两种声音在其余的两条龙魂空中出现。

空中便又响起了几道龙吟。

老龙沉吟了片刻,皱了皱眉。

“剑招起于虚无,荣归平凡,可是,绝于何者?这世上,又有谁曾将剑招练至臻境?即便你我,即便陛下,即便那人,谁又曾将平凡的剑招化成无数尘剑?”

“他放出的是最为平凡的刀法,横劈,可是放出的却是剑意,你未曾注意吗?他的剑意自散发出之后,随着最平直的剑路前行,却于天地元气相通,留下的痕迹很浅,却激荡起这尘浪。”

“这剑很强大,这孩子很不错。”

最开始相问的那条龙颔了颔首,首先开口打破了众龙敬畏,但未曾提起的那把刀。

“屠龙刀……”

“这是,那人的传人?”

老龙闻言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后面一声宏厚的龙吟爆响,这是之前从未出现的声音,自然便是最后那条龙,他的声音似乎挟杂着无尽的怨气和怒火。

“那是恩人,要不是他,我们早就死在我们‘亲**的’陛下的手中了,何无常,你他么是愚忠,还是他么的是傻、逼!”

何无常反唇相讥:“食君之禄,便负君之命。方道梦,你所学的礼义廉耻被狗吃了吗?”

“礼义廉耻个屁!”

老龙怒喝一声:“够了!”

他的头颅嗡鸣作响,再度不得不去想一个数十年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先帝要杀人,楚留香要救人。

所以楚留香竟然与先帝相战。

即便先帝有错误,也是君主。他拥有无上的传承道统,怎么能与之相抗?

他自然不知道,楚留香是来自楚门,却更是来自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

谁会管他妈的君权神授?

更何况一位冠绝三族的强大修行者。

他只是听到这两个军人的对话,陷入了沉思,甚至没有看那些将他们完全笼罩的尘剑。

他想不清楚。

当年,究竟是谁错了?

…………

无数道尘剑激射而出,围绕着圆球展开了无穷的攻击。那些被压下去,又弹起来的圆球上面不知带着什么东西,让那些尘剑都在最后一刻骤然间微滞。

三足鼎上面的火焰依旧熊熊燃烧,那圆球就如同被固定在三足鼎上,即便很多剑坠落,都没有让它的位置有丝毫的位移。

如此这般,外面的战圈越来越激荡人心。

苏枫额头上的汗珠也愈来愈重,他感到失血过多所造成的问题还有身上那些疼痛会让他下一刻便倒下,苏枫有些晕。

一股清凉瞬间进入了他马上就要倒下的身躯之中。

玉佩开始动。

玉佩再度开始说话。

“你必须把屠龙刀送到那个圆球之上,现在只有屠龙刀才能刺破那个圆球。”

苏枫看着面前那个比自己都要高的三足鼎。

看着那个飘在火焰之中悬空的晶莹圆球。

他微微摇了摇头,还不知道自己又要浪费多少血。

这时,苏枫螳臂当车一般,拿着手中的长刀向着尘幕之中奔跑,他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火焰,苏枫不用停顿,他甚至跳了起来,一只脚踩在了三足鼎上。

就在他奔跑的时候,他止血的手腕又被他瞬间撕裂。

他的脚踩在三足鼎上之后便凌空而起,一片血就像是刀光一般洒向了楚门圣焰,圆球靠近苏枫的那一面火焰尽数变成火牙。

苏枫刺刀。

伴着沉闷的撞击声,一声意义难明的厉喝声随着一声清脆而又激越的刺破声共同响起。

苏枫的脚掌之上所穿的鞋子化为飞灰,脚心上也被炽烈的温度所烧成了焦糊。

他的目光之中含着泪花,真的很疼,真的很热。

但他嘴角轻扬,分明是笑了。

他随着反冲之力双脚顷刻间飘舞在空中,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而出,横躺在地面上。

在他的身体向后倒飞的时候,那声清越的声音却变得越来越像,似乎是什么在被撕扯而开。

三足鼎上面,那圆球化成一片片白色的孤舟,在火焰海洋中徜徉。

如帆林立,似千帆进。

一股异常震彻耳膜的龙吟声伴着欣喜,伴着重归自由的兴奋,也伴着对苏枫的赞赏。

在这三足鼎向上腾飞起来,他们不过丈许长的身体开始膨胀,身上的鳞甲虽然仍旧像是虚无,却开始显出一片片鳞甲,即便如此,他们除却龙首,与蛇还是没有多少区别。

他们,仅是龙魂。

若不是楚门圣焰煅烧他们的灵魂,令凝成实质化,或许,他们早就消散在时空之中。

苏枫看着空中像是几个太阳一般炽烈的金色光芒,他很干脆的放下刀,出声。

“明德学院要亡了。”

然后他就像是一条死狗一般,不愿意再动一根手指,而且他的脚心到现在,都还在冒着烟。

苏枫稍微动了动脑袋,知道自己应该还没死。

那条老龙看着苏枫的表现,微微一怔,自然自语的一句。

“有意思。”

但是响起刚刚苏枫的表现,响起自己能够脱球而出,还是因为屠龙刀最后所刺破圆球的那一刀。

响起那个甚至五龙合力都破不开的圆球。

他又忍不住轻叹了一句。

“了不起。”

“很了不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