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挖掘地道

小说:惊悚探险小说:神鬼传奇作者:唐兜更新时间:2019-01-20 05:09字数:259299

  

 吃过晚饭简单的歇息后,众人们再次围聚在仓库中,根据四眼强使用声波探测最终确定的仓库位置,我们开始了挖掘工作,按照事先的约定,每个人都各司其职,铁男负责用电动松土机冲钻以松弛地质的坚硬度,我和四眼强负责用军用铁锹挖掘,而唐琳则负责查看仓库外的动向,警戒之余还可以为众人们及时的提供一些饮用水、水果、湿毛巾之类的所需。 

  插通了电动松土机的电源后,电动松土机的钻头刚刚钻入地面,铁男的手臂就跟着电动松土机的频率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由于这种电动松土机的功率很大,形状就如同一根断了锹头的铁锹,所以铁男只能紧紧的抓牢电动松土机的把手处小心的操作,生怕由于操作不当而损伤到电动松土机的钻头处,在和唐琳购买之前,他已经详细的了解了这种电动松土机的功效,一般情况下这种电动松土机的钻头可以轻松的钻透半米厚的泥石板,而眼前仓库地面上的泥石还远达不到泥石板的坚硬度,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铁男先是在事先探测好的位置处用电动松土机钻眼,然后再按照正方形的结构开始围圈钻眼,最后又在正方形的结构圈内选择了几个承力点,反复的冲钻了数次,这样一来,余下的挖掘工作顿时轻松了许多,虽然被电动松土机冲钻过后的泥石依旧坚硬,但好在锋利的军用铁锹也不是吃素的家伙,还未到半个钟头,正方形的结构圈便已经被我和四眼强挖出了差不多半米的深度。 

  “太他娘的离谱了!昨晚我还躺在三千美金一夜的豪华别墅里享福,今天却得藏在这个破仓库里偷着挖地道!”四眼强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后很是无奈的发着牢骚,心中很是不爽,对于这个分配给他的挖掘工作他也很是不满意,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推脱,铁男的的分工属于技术性工种,需要极强的臂力才能顺利的操作,他虽然有些跃跃欲试但再三考虑到自身的条件,也就就此作罢,唐琳的工作倒是很清闲,只需要端茶倒水的瞧瞧热闹,他尽管很羡慕但仍是不敢提出与其换岗的要求,他很清楚一旦他要求去享受女人独有的特权,所将面对的肯定是一顿拳脚伺候。 

  “老老实实挖好你的坑才是你的本分!你说你的爹娘怎么从小就没有给你灌输任劳任怨的高尚情操呢!再敢叽叽歪歪的牢骚个不停,就先弄个小坑把你这个多事的小四眼给埋了!”我指着四眼强的大脑门很是严厉的批评着,数日的相处我早已把这个瘪孙的品行脾气给摸了个透,对于这种好逸恶劳的落后分子只能不停的鞭策加恐吓,活脱脱的就像一只骡子,时刻得让人抽着小鞭子,不然一准就得怠工偷懒耍无赖。 

  四眼强用眼皮夹了夹我没有再敢言语,神情显得很是不满,可又不敢发作,只得委屈的拿起手中的军用铁锹,将一腔的怒气发泄在泥石中,心中不住的暗自嘀咕着,奶奶的,让一个电脑天才做挖坑刨坟的勾当,简直就是他娘的作孽。 

  如此数个钟头的挖掘后,一个长宽约两米左右的正方形深坑已经初具规模,简单的目测一下我估计这个深坑的深度至少有五米,不过与我们所预期的还相差甚远,四眼强再次的用声波探测器探测后利用电脑数据分析,至少在地下50米的深度范围才有空旷的迹象,得知这个情况后,众人们都深深的叹了口气,没想到熬到了凌晨竟然才挖掘了十分之一的深度,按照这个工作量来计算,至少还需要二日夜不停的辛劳才能通往地下墓陵,不禁都暗自有些头疼。 

  “休息!罢工!反正我是彻底干不动了!就是打死我也举不动铁锹了!咱们歇了吧!这个墓陵里的埃及法老跟咱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犯不上熬夜去挖人家的坟包!”四眼强一屁股坐在了堆放泥石的石包上,气喘嘘嘘的摆了摆手说道,此时的他腰酸背痛很是难受,就仿佛全身的骨架都已经散了一般,一心只想快点结束手中的活计,好去洗个澡美美的睡上一觉。 

  见众人们体力都有些不支,铁男便决定先停止挖掘,待休息后恢复了体力在继续,得到了铁男的收工指示后,我和四眼强都一头扎进洗漱间内冲洗身上粘附的泥土,唐琳更是早早的在快餐店里铺好了简易床位,这几张简易床位都是在皮阿斯特兄弟的房间内找到的,虽然只是最为普通的铁丝弹簧床,睡起来很不舒服,但众人们都已筋疲力尽,自然也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挑剔,况且在这个人迹罕见的沙漠中能有遮风挡雨的木板房已经实属不易,尽管条件很是简陋,但众人们也都没有抱怨,时间不长便都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天微微亮,铁男便早早醒来,逐一的叫醒了众人开始准备继续挖掘,按照他的计划,在凌晨之前争取将深坑的深度至少挖掘到30米,听到了这个数字后四眼强连忙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起初他还以为听错了,再次的确认后他很是无奈的吐了吐舌头,望了望自己的小胳膊腿后又叹了口气,心想这个铁男还真是个黑心鬼,就连旧社会周扒皮剥削自己家的长工也没有这般夸张,不禁连连暗叹自己的晦气,居然倒霉的流落到这个团体中给人当牲口一样使唤。 

  随着坑内的深度不断增加,仓库内也到处堆积满了挖掘上来的沙石泥土,虽然深度的泥土逐渐较有柔软,让众人们节省了不少力气,但如何将深坑内挖掘出的泥土运回到仓库内却成了一个难题,无奈之下只能将挖掘出的泥土装入粗丝麻袋中,然后再栓系绳索利用人力拽拉,这可是一件费力的苦差事,单凭仓库内唐琳的力量根本就拽拉不动装填满满沙石泥土的粗丝麻袋,见此情景后我也只能自告奋勇的将这个苦差事揽到自己的头上,反正缩头缩尾的四眼强根本就是指望不上的废物,即使他肯干,众人们也都不会答应,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一旦在拽拉绳索的时候中途气力不济导致绳索脱落,那深坑内的人肯定会被砸个正着,所以考虑到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我也就成为了最为合适的人选。 

  远离了呛人的沙石泥土深坑,爬回到了仓库的地面上,我却没有一丝的轻松,将一袋袋装满沙石泥土重达百余斤的粗丝沙袋从十余米的深处拽拉上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得时刻的保持谨慎,必须得保证在拽拉的过程不能出现任何的一点意外,在这个人手紧俏的节骨眼上,误伤这种倒霉的事件是万万不能发生的。 

  “帅哥!一定要拽好你手中的绳索!可不要因为身边多了美女就放松了警惕性!你要一不留神,我就得被砸成肉酱!”四眼强探着头扯着脖子在深坑内喊了起来,每一次当我拽拉的粗丝麻袋高高升起的时候,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吓出一身冷汗,唯恐就此遭遇不测。 

  “奶奶的!喊什么喊!惹得老子心烦,就砸了你这个四眼瘪孙!实话告诉你,此时就算青霞、曼玉、嘉玲、祖贤同时站在我面前跳脱衣舞,老子也不会为之心动!废话少说,今天就让你瞧瞧什么叫做雷打不动的敬业精神!”费力的将粗丝麻袋拽拉到地面后,我冲着深坑内吼了几吼,心想这个瘪孙还真是怕死的要命,完全就是个没脑的蠢货,也不好好想想,就算我不把这个四眼瘪孙放在心上,我也不敢拿铁男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呀。 

  从日升日落,再到黄昏凌晨,众人们不知疲倦的挖掘了十余个钟头,在这个期间众人们只有趁吃饭或方便的时候能够得到一些短暂的歇息,其余的时间都在与着沙石泥土打着交道,虽然每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但眼瞧着深坑越挖越深,也都倍感欣慰,毕竟辛苦的劳动得到了回报,而且也基本上完成了铁男预期的计划,就这样,一个深度为三十米左右的深坑终于完成了。 

  直到第三天的傍晚,在深坑挖掘距离地面约50米的时候,我们终于在深坑内挖出了一个长宽约为半米的深洞,铁男小心谨慎的用强光探照灯向黑洞的内部照射了一番,发现这个黑洞下方是一条长方形的走廊,由于角度的局限,只能依稀瞧清楚这条长方形走廊为泥石砌筑而成,空间也并不是很狭窄,宽距也足够两人并行通过,但究竟这条长方形走廊的总体长度和通往何处都无从得知,倘若想要进一步的探查,则必须深处长方形走廊内方能有效。 

  “快放吊梯!我要上去!这个洞口黑呼呼的,太他娘的吓人了!”趁铁男向黑洞的内部照射探查的时候,四眼强扯着脖子就大声喊叫了起来,为防不测,他还特意的将身体靠在深坑边侧,眼睛不时的观察着黑洞内的变化,唯恐这个黑洞内会有什么凶险随时谋了他的小命。 

  “嚷嚷个鸟儿!就算这个黑洞中藏有什么脏东西,也都被你这几声鬼哭狼嚎也吓跑了!”我爬在深坑旁坏笑着冲着四眼强喊着,心想这个瘪孙真是个熊货,好不容易挖掘到了地下陵墓中,终于可以解脱在异国挖地道的艰苦生活了,正是应该好好的庆祝一番,却把这个四眼田鸡吓成了这种德行,真是有些扫兴。 

  站起了身后我开始向深坑内放入吊梯,考虑到四眼强在深坑内很是恐慌,我还特意的放慢了吊梯下缓的速度,平日里这个猥琐的小四眼就恨讨人烦,正好趁此时机可以好好的修理下他,反正铁男暂时也没有返回仓库地面上的示意,我正乐不得的可以多瞧上一会四眼强在深坑内恐慌抓狂的狼狈表情。 

  见我故意捉弄于他,深坑内的四眼强急的又是仰头跺脚,又是低头骂娘,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态度良好的笑模样冲着我挥手作揖,心中不住的暗自嘀咕着,乖乖的亲娘,这个深坑可千万别在此刻塌方,眼瞧着救命的吊梯就要下来了,倘若这时再掉入地下墓陵内,就是吓也得把人给吓破胆。 

  待吊梯刚刚放倒四眼强的身旁,他便疯一般的抓紧吊梯向深坑上方爬了上去,尽管他的手臂腿脚都已劳累不堪,但一想到深坑下方的地下陵墓便顿时有了动力,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从这个深坑里逃离掉,虽然他还不得知深坑的黑洞内侧是何种景象,但猜想这种地下墓陵中也藏不了什么好鸟,还是脚底抹油,逃为上策,免得触了霉头。 

  四眼强在我和唐琳的费力拽拉下终于爬回到仓库的地面上,早已被吓破胆的他根本来不及跟我和唐琳道谢,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嘴巴里不住的呼着粗气,狼狈的模样就仿佛被野狗足足的追了十公里,气喘嘘嘘的甚至都说不出一具完整的话语。 

  “奶奶的!瞧你这副熊样!要是在战争年代你这个瘪孙一准是个逃兵!我可警告你,咱这辈子出趟国不容易,可不能丢了咱中国人的脸!”手指着被地下陵墓口吓得不轻的四眼强,我很是义正言辞的教训着说,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个四眼田鸡连日来挖掘地道累得几乎脱力,我真恨不得冲着他的大脑门重重的拍上几巴掌。 

  “你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娘的,我要是躲在五十米深的地道口上面陪着美女望景,我保证也不会腿软!有本事你就一人下去睡上一觉,我情愿叫你一声亲爹!”四眼强一边大口的穿着粗气一边很是不服气的说,对于我的一番说教他很是不满,心想白痴才去装傻大胆呢,还是保住性命是正经事,至于传说中的孤胆英雄,大多都没好下场,早都他娘的统统被埋入墓地里面了。 

  “小四眼!你少他娘的跟我玩激将法!赶快去找个原子弹都炸不到的地方躲起来,最好再用内裤套在脑袋上,这样既可以避险又可以辟邪!实话告诉你,老子倒不是不敢一人去地道里睡觉,只是觉得不值得,老子要真是多了你这么个熊儿子,我宁可去找块豆腐撞死,免得陪着你丢人!”点燃了一支香烟后我哼了哼声说道,心想犯不着跟这个瘪孙较劲,况且对于地道下黑洞内的情况又不了解,倘若深更半夜真的从里面蹦出来什么东西来,一时之间还真是不好对付。 

  唐琳笑着挥了挥手,示意我与四眼强停止斗嘴,然后又指了指独自留在地道内的铁男,经过唐琳的提醒后,我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想光顾着跟这个四眼瘪孙斗气,居然把地道内孤身一人的铁男给忘了个干净,险些便误了正经事,自责之于我连忙探下头向地道内瞧去,并大声招呼铁男先返回到地道上方与众人一起商量深入墓陵探查的方法,切不可冒然深入墓陵内以身涉险。 

  铁男听到我的叮嘱后点了点头,又俯身在黑洞的四周反复查看了一番,才缓慢的爬上了吊梯,接过唐琳递过的水喝了几口后他便向把刚刚探查过的墓陵黑洞向众人们详细的说了起来,按照他的观察和判断,他推测这条泥石砌筑的长方形走廊应该是地下墓陵中的一条墓道,至于墓道内的纵深和通向目前还不得而知,只有待深入其中探查过后方能知晓。 

  掸了掸铁男身上的尘土后,我提议众人们先去洗漱一番,然后美餐一顿再睡上一觉,待休息一番精力充沛后再开始探查这条长方形走廊,反正地道的挖掘工作已经大功告成,虽然这条长方形走廊黑幽幽的有些惊悚,但也不至于自己长了腿脚跑掉,所以也就不用急于一时的去涉险探查,毫不夸张的说,此时的众人早都已劳累饥渴,身体都极度疲乏,如果在这种糟糕的状态下去冒然涉险,无疑便会是一种凶多吉少的自杀行为。 

  很快,我的提议得到了众人们的认可,特别是四眼强尤为兴奋,一想到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再睡上一大觉,他都会觉得这是一种无比惬意的享受,尽管唐琳的烹饪手艺和睡觉用的铁丝弹簧床都算不得一流,但此时对于他而言却有着一种莫大的诱惑,在他看来,只要能够暂时远离开这个数十米深的地道和地道内阴森森的黑洞,便会是一种安全和幸福。 

  见众人们都已饥渴不堪,唐琳简单的洗漱下便开始煮饭,一直站在地道口旁的铁男招呼我与他一同将地道口内的吊梯拽来了上来,毕竟还没有对这个地下墓陵还没有开始探查,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藏匿了一些什么脏东西,倘若想睡上一个安稳觉,这种谨慎便显得尤为重要,即使在众人们熟睡的时候地道内出现了什么异常,这深达五十余米的高度都会是一种天然的防护屏障。 

  将地道口内的吊梯拽来上来后,我小心翼翼的冲着地道口内望了望,此时地道口下方的黑洞依旧阴森黑寂,虽然没有任何动静,但仍旧让人感觉到一种不寒而栗的心颤,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后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心中不住暗想,乖乖个隆冬呛,今晚可他娘的千万不要出事,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要安分一些,要老老实实的睡觉,千万不能睡着睡着便乱窜了被窝,地下墓陵中的埃及老祖宗们倘若非要摸黑干些什么勾当,就请通通的冲着四眼瘪孙招呼吧,这蠢货天生一副倒霉短命相,无论是劫财劫色,他都会来者不惧大小通吃。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