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绝世凶物

小说:巫源作者:笔尖流年更新时间:2018-12-17 19:34字数:121405

  骨筏停在河岸,除却巫师之外的所有人纷纷踏上那从未见过的土地,来不及感慨,眼前一群早就虎视眈眈的凶兽就冲了上来,面对这似乎唾手可得的猎物,整个河岸沸腾了。

  然而这群所谓的猎物却是一群它们从未见过的硬钉子,大弓满弦,骨矛露锋,一股惨烈的杀气震慑全场,这是经过无尽杀戮累积起来的血腥气息,每一位战士都是在千锤百炼中存活下来。只需一个回合,荒原的炮灰“獠狼”就损失一批,身后疯狂的群兽身形一滞,整个沸腾的战场瞬间冷却下来。

  不过这种安静持续了不到两秒,一只体型异常庞大的獠狼仰天长啸,“呜……”

  领头的角龙脸色一变,獠狼是炮灰不错,可是它们也是荒原最可怕的敌人,没有任何一种大型食肉动物有他们的数量多,他们的足迹遍步整个大陆,衍生出不同的种类。

  獠狼中最底层的就是这些身形不大的灰狼,紧接着就是钢筋铁骨身形巨大的精英獠狼,人类对他们的称呼是“斗狼”,每一只斗狼都率领着大群的普通獠狼,他们游荡在荒原的每一个角落,一有血腥,它们闻风而动,冲在第一线,所以也被称为荒原的炮灰。

  但被成为炮灰不代表它们实力微弱,当遇到扎手的猎物,它们会“呼朋唤友”,共同分享“大餐”,大群的狼群成为草原凶兽的噩梦,没人愿意与他们死缠到底,所以猎物的最后一口都是獠狼的,面对大群的獠狼,角龙着实没有信心,不过眼下却不只是有他!

  定了定神,看着身旁的恐鸠,心里一阵安宁。不知道身旁的战士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从角龙的感应之中,眼前的男人在无声之间发生了一次蜕变,实力变得深不可测。那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他心头警惕万分,每当恐鸠的眼神扫过他时,总有一股恶寒从心底涌出。

  虽然恐鸠时刻都在防备着他,可是此时作为战友却让角龙安全无比。

  看着身后的小心防御的小队,奥兹定下心来,一道幽绿的漩涡从骨筏上升起,笼罩在河面,上百道惨绿的魂火从水底飞出,被摄入漩涡之中,随之灌入骷髅之中,融入骨筏,整片小舟幽绿惨淡,隐约有鬼火漂浮,兽影浮动。

  这下子,整个骨筏彻底成了一座鬼舟,阴魂缠绕,似乎头顶渐渐下落的烈日并未对其造成丝毫影响,一股阴寒之气让两岸的生灵心底产生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冷。

  奥兹一阵惊讶,没想到这条年轻的支流居然有如此多的阴魂,本来按照奥兹的预算,这次能汲取到一两百道阴魂就不错了,可是这一趟下来竟然已经收获了数百道阴魂,虽然成色不高,可是胜在数量。

  在阴魂的淬炼下,整座骨筏幽绿莹透,似乎不像是白骨搭成,反而更像是碧玉铸就。可是越是这样,奥兹心中越是警惕,毕竟这么多阴魂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诞生的,河底必然存在一条阴脉,聚集阴气,滋养阴魂。

  既然此处能诞生如此多的阴魂,那肯定能滋生更了不起的存在。而且此处聚集如此多的阴魂,竟然还有生灵的存在,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么多阴魂足以让整片河底化为亡灵国度,可是恐鳄这种大型生物居然能够生存,其中定然有某种蹊跷。

  “希望不要是我猜想的那样……”奥兹叹息一声,喃喃自语,不过他心里也十分清楚,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否则根本难以解释这种情况。

  灵觉之中的惊鸿一瞥让奥兹不敢分心,虽然此后再也没有发觉那种东西的影子,可是这愈发危险,看得见的东西往往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的恐惧,肩负着族人的生命,巫师并不敢有丝毫懈怠。

  一路风平浪静,水波不兴,可是奥兹座下的骨筏去再也汲取不到丝毫的阴魂,似乎在刚才的一番施法中汲取一空,奥兹的心又沉寂了几分。

  虽然看起来没有丝毫波澜,但是在巫师的灵觉之中,水底却产生了阵阵漩涡,平缓地转动着,漩涡的中心,一片虚无,奥兹的神念根本难以窥伺半分。

  “上来吧!”奥兹招呼着早已迫不及待的众人,看着他们满脸的期待,奥兹却异常沉重。面对这群满怀期待的族人,奥兹不敢透露半分。心底的不安只能独自承受,这时候部落需要的是安稳,而不是动荡。

  众人的实力虽然经历了大幅度的增长,但对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丝毫帮助,在水里,就算他们的战力再高一倍也是白搭,没有触摸到那个领域的战士,面对陌生的环境,根本不是这群恐怖怪物的对手,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它们的狩猎,可是地球上现成的例子告诉他,这种从恐龙时代就存活下来的生灵在水里绝对是无敌的霸主。

  每一次运输,其实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力量强大的投射手配上普通的战士和女人,绝对不是胡乱编排的,虽然骨筏的实际体积能容纳四十人左右,可是真正站上去的不到三十人,人数一旦超过,虽然骨筏本身能承受这股力量,可是对巫师的巫力会造成极大的消耗,根本来不及抵御外界的袭击,另外过于拥挤的空间也会造成面对水底的袭击没有反击的余地。

  “来了!”奥兹在心底默念,舟行半路,水面荡起阵阵波纹,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水底涌出。虽有人都注意到了这股波纹,紧张地看着浑浊的水面。

  巫师猛然抬起头来,严重绿光闪过,苍老诡异的声音从身体内发出,“右边!”

  站在骨筏右边的三名战士猛然投掷手中早已准备的骨矛,巨大的力量从身体内涌出,骨矛呼啸而出,射入水面突然浮现的硕大黑影。

  幽绿的骨筏仿佛生根的大地,在那几名战士的动作下居然没有丝毫晃动,不过骨筏下方的水面却荡起了剧烈的波浪,原来巫师使用巫术把几名战士的力量导入了水底,强大的力量推动者骨筏的前进,前行的速度似乎又快了几分。

  就在这时,骨筏的另一端冒出一股血红,随记又消失不见,似乎刚才造成的伤害是一种幻觉。然而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人们恐惧的只是未知本身,一旦神秘的事物被触及,将不再神秘,也将不再恐惧。

  手中的武器居然能够伤害到那个家伙,所有人打破心里的阴影,欢呼声在岸边响起,鼓舞了所有人,却没人发现巫师眼角闪过的疲惫。

  无论是刚才的卸力,还是之前汲取阴魂的巫术,巫师一直没能够歇息,从占卜开始,到融骨为筏,一路上,巫师根本来不及恢复,所不能及时赶到,部落最后的希望将被断绝。在巫师的感觉之中,“荒”距离现在的距离不足上百公里,以众人的体力,不需要一天,就能轻而易举地到达,这也是这个时代让奥兹唯一欣慰的地方,就算是最弱的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也比前世奥兹见过的最强大的拳击战士强大,在前世的传说之中,这个时代也许就是青铜时代。

  那群“恐鳄”的背甲是没那么容易被打破的,刚才那丝血水是由于骨矛无意中擦过那脆弱的肚皮完成的一丝伤害,根本够不成多大的威胁。那坚硬的胄甲却不是那么随意能够被击穿的,况且河水的阻力让原本就不够力量的攻击进一步被削弱。

  对于这种结果,巫师暗自摇了摇头,“看来整体力量还是比不上啊……”

  不谈顶尖的战力,这群人中普遍的战士也比不上巫师原本的部落,荒兽的精血让所有人都拥有最夯实的身体,若不是带来的后果是那般绝望,巫师想尽办法也改变不了,不然也不会放弃对那潭还剩下不少的荒兽精血的利用。

  在无声无息间让近乎所有人都失去了生育能力,要么是腹死胎中,要么是根本不孕,这两年基本上没有女人能够怀上孩子,这对于一个部落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突然,巫师厉声急喝,“用全力!”

  原本恢复平静的水面突然泛起几团水花,数道巨大的黑影映在水面。

  一团红光从巫师头顶飞出,化作数到微小的燃烧火球,仔细看去,这些火球中心竟然是一颗颗晶莹的血珠,表面燃烧的不是火焰,而是精气!

  血珠飞射而出,没入骨筏边缘的几名战士身体。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要将身体燃烧,体表突然浮现火红的光芒,好似火焰,包裹着整个身体。双手似乎不受笼罩,高高举起手中的长矛,猛地插入水面。

  就在骨矛射出的瞬间,身上燃烧的精气似乎受到了吸引,全部灌入手中的骨矛,惨白的骨头这一刻被渲染得火红,尖端更是吞吐着“烈焰”。   火焰长矛突入水中,硬生生插入那几道巨大的黑影。

  “嗷!……”凄厉的惨叫响彻四野,水面陡然翻滚起来,四条巨大的的身影浮现水面,白色的肚皮暴露在众人面前,下半身身体沉入水下,背后插着的骨矛仿佛通体燃烧的火焰,所有怪物猛然钻入水底,不停翻滚,似乎想要扑灭没入身体的炙热火焰。

  就在众人关注突然出现的四只水中巨兽同时,那些投掷骨矛的战士却仿佛燃烧尽了身体所有的力量,无声无息地倒入水底,却无人来得及反应。

  奥兹低声叹息,那几名战士却是巫师巫术的牺牲品,燃烧尽所有的生命,只为这生命中最珣烂的一击,在使出这一击的同时,这六个人基本上已经处于力竭而亡的边缘,就算侥幸活下来也会在接下来几年内迅速死亡,所以“巫师”帮助他们做出了选择……这是多么可笑而又凄凉的选择,没人会记得他们的付出,没人会想起他们的功绩……

  骨筏缓缓驶入岸边,第二批族人上来,心由未定地看着露出全身的怪物。所有人却欢呼不已,那倒入河底的几名战士似乎无人记起,无声无息。

  接下来几趟,整个过程似乎顺利无比,所有的水底凶兽似乎被之前的攻击震慑,数十趟来返,每一趟都载满了人,大约有三四十人,只有中途出了点意外,不过那种意外被巫师用不到二十名战士的“牺牲”保障了渡河的顺利。   “就只剩下最后一批人了……”

  奥兹松了一口气,这也是奥兹的计划,用微小的牺牲换来后面的震慑。   载满最后一批人,缓缓驶向对面。

  突然,一道强大的威压让所有人思绪停止了运转,巨大的阴影从水底冒出。没人知道这是什么,眼睁睁看着那道黑影越发清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