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风雪冰川

小说:轩辕翔龙传作者:易飘零更新时间:2018-12-11 14:25字数:1238217

  北地的飞雪有如沙漠的风尘一般洋洋的掠过那和镜子十分相似的地面,轻轻的扫起一缕星尘般闪亮的结晶。虽然说是在荒原之上,但眼前所见却不是一望无垠的辽阔。那好像石林一般耸立的冰峰错落的点致着白色的优雅。这里是北冰区第十八魔机基地第三训练场,是所有新手机师地恶梦。因为这里地地形实在太复杂了,以至于你很难发现对方的存在。套一句基地士官们的话:“你如果能在小队3:1的训练里,以自己的一台魔机取得胜利,那么你无疑够得上‘王牌’的水准。”

  冰峰间较为宽阔的一角,一架有着长长“耳朵”的“光龙”正与一台“光翼”,两台“光龙”面对而立。虽然它们手里都拿着用于试验作战的武器,却没有任何动作。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某个信号的响起。

  这似乎是一场很激动人心的测试,因为某个已经成为王牌的机师要在这里来验证基地的“王牌传说”,而且还是以“光龙”这种量产型的机体去对付“光翼”这种传说中的名机。这样并不对称的比试,在整个基地近五年的训练里还是第一次。虽然对方是王牌,但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最终回输,因为天时、地利、人和都站在基地着一边,而魔机性能上的差距,显然也并不是那么小。“光翼”可是号称拥有“光龙”十倍以上的能力,即使那一架“光龙”是所谓性能稍强的精锐特装型。

  “真是的,为什么我还要参加这种训练啊。我可是经历过实战的王牌呢。”在那架长着长耳的“光龙”里,一位有着少年般天真脸蛋的机师正絮絮叨叨的抱怨着。看他那样子简直像是未长大的小鬼,要说他是王牌,还真没多少人会相信呢。事实上他也确实才十八岁。

  “李逸仙,你给我闭嘴。看你这个样子,鬼才信你是王牌呢。”在不远处的一个测试探察哨所里,负责这次训练的巴多尔大队长终于受不了少年那有如苍蝇嗡鸣般的絮叨而发了火,“如果不是你上次那样对待你的部下,他们怎么会向你提出挑战呢。说来说去这还是你自找的,你就认命吧。”

  “什么嘛?我上次只是开玩笑而已。谁知道他们会想成那样啊。真是一群古板的家伙,那可是我设想已久的出场方式呢。”名为李逸仙的少年机师显然对自己长官的指着十分不满。在他看来自己并没有作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只是摸了摸那位叫凯箩的小手,再分别送了那两个搞不清状况的家伙一个拳头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他嘟囔着。

  这虽然是“一部分”的事实,但其所引起的后果却是十分严重的。北地之人因为生活艰难,因此也就不曾有什么排场,使得这一带民风古朴。“摸摸少女的小手”这在外面看来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就这里的百姓而言,却已是天大的罪过了。再加上“殴打”自己“士兵”的行为,使得李逸仙在这个自己即将任职的地方有了不是很好的名声。

  于是,为了让这个“王牌”队长能顺利的带好自己的部队,巴多尔不得不同意凯罗等人提出的挑战。他想借此让李逸仙在军中立威,使得下面的工作变得容易一些。然而这样的决定似乎并不让那个少年所接受。

  “哼,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你无法取得这次训练战的胜利,那我也帮不了你了。”巴多尔冷冷的回应道。看着自己的好心并没有被人理解,他也有些冒火了。

  “这……”李逸仙无语了。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他也实在想不出还有更好的方法。事实上巴多尔已经帮了李逸仙很大的忙了,如果不是他,李逸仙此刻驾驶的就不是基地里仅次于“e1·光翼”的“精锐特装型·光龙2”,而是最平常的“寒地型·光龙”了。

  既然已经决定战斗,李逸仙的心便慢慢的安稳下来,专心于对魔机的掌控了。此刻他心止如水,准确的把握住了一切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因为不曾在这里进行过训练,李逸仙对四面的环境可以说是陌生的很,于是他便从魔机的“主脑”调出有关这一带地形的记录,迅速的将其默记在脑海中。他相信这会是绝对有用的资料。

  战,终于开始了。李逸仙在信号出现的第一时间里,操控着自己的机体以最大的速度向后方的冰柱跃去。他并不想正面和对方斗上,因为他清楚明白这些所谓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机师,其本身并不是弱者。在日以继夜的寒地训练下,他们就某些方面而言实在比自己这样从战火中走出来的人还强。一旦正面碰上了,即便双方机体的实力相差无几,自己也一定会陷入三架魔机的包围之中,而有一场苦战。为了让自己赢得轻松一些,他最终选择了后退。

  于是,白色的机体以其之身,并不相符的灵巧、迅捷,在空中幻过淡淡的残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凯罗等人怎么也不相信这会是量产型的“光龙”所作出的机动性。他们被怔住了,以至于良久都还没意识到“战斗”的开始。

  “那……那是什么样的机动性啊。简直和我的‘e1’有得拼了。”过了好一会,凯箩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望着李逸仙消失的地方怔怔的哝呢着。

  “怎么打?”作为僚机的德卢萨操控着自己的“光龙”靠了上来问道。他们是以三架为一组的作战编制,其具体的行动由身为长机的小队长负责。尤其是像这样的意外,他们更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指挥才行。

  “啊……”德卢萨的话无疑提醒了凯箩此刻的身份:她是这三架魔机的头,是作战的指挥,她必须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判断。于是她在稍稍的思索之后,向自己身旁的僚机下达了命令:“用分散队形,搜索对方的存在。一旦发现便互相通知,以求我们能用人数上的优势消灭对方。”

  “明白……”德卢萨和科奈尔确定的回应了凯罗一下,便操控着自己的机体朝两侧移去。他们二人分别负责正北和正西方向的搜索,而西北方向则交给了凯箩负责。这样一来,无论是德卢萨或科奈尔中的任何一位碰上了对方,凯箩都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并进行支援。

  三具硕大的身体跳跃着很快就融入了冰峰之间,消失在观测哨所中人的视线里。它们奔跑着,分散开去,在银色的世界里寻找另一个的身影。

  李逸仙似乎已经猜测到凯箩的战术,因此他并没有跑远而是在正北十五里处的一个冰洞里等候着搜寻者的到来。这实在是一个极佳的埋伏地点,洞是处于高高的冰峰之上斜对着太阳,既没有阳光直射的痛苦,也不可能因为光线的不住而忽略途经此处的敌人。再加上冰洞前方的一围冰壁的遮挡,使得魔机那巨大的身体可以轻松的窝在里头,而没有被人发现的可能,除非对方能飞在天上。

  此刻的李逸仙一动不动的让魔机匍匐在那里,安置在背后的棱光炮早已取出,正准确的对着位于冰洞前方的一个点。根据李逸仙自己的估测,那将是搜寻者所必须经过的地方。

  作好了准备,李逸仙开始了对周围的感知。他将自己的精神与魔机的主脑紧密的结合起来,让自身的感知不断的向外头扩张出去。虽然只是量产型的“光龙”,主脑的等级并没有“光翼”那样强,但在李逸仙自身那强大的精神力的辅助之下,却是能将方圆五里之内的动静察看的一清二楚。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逝去,那似乎很漫长的等待确实让人感到些许的烦躁。然而情况终于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小点出现在李逸仙的感觉之中,迅速的朝这个方向冲来。很快就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那令人感到熟悉的身体:白色的身躯犹如骑士一般的矫健。那灵动的头颅则不断向四周张望着,时不时让人瞧见有如护目镜一般的“眼睛”。

  “来了。”李逸仙对自己小声说道。尽管这样地阻击他在过去地战斗中已经作了好几次,但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办法放松。他的心弦绷得紧紧的,双眼牢牢的锁住了对方。此刻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了一座虚拟的靶机,而他则将靶机的标环对准了下头那家伙的致命之处。

  一瞬间,能量泄出了。白色的光在那台“光龙”进入伏击点的那一刻便打在了它的胸口上。随着“嘟……嘟”声不断的响起,无论是那“光龙”驾驶员自己的判断,还是远处长官的评分,这一台“光龙”都是以“死亡”而告终。

  “该死的。如果刚才的那一枪是实弹的话,我的魔机一定是北贯穿了吧。”被“击毁”的机师在自己的“光龙”里无奈的苦笑着,“王牌,就是王牌啊。这样子的阻击,就连凯箩也不一定能躲过呢。唉,现在也只能看看他们怎么做了。”望着对方那猛然从伏击点跃起的身影,年少的机师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实力的差距:“真正的机师是不以魔机的性能为取胜手段的。”

  一点也不曾理会地上失败者的想法,李逸仙操控这自己的机体在蓝色的天际中跃动。那张扬的身影,优美的弧线,即说明了这边“敌人”的溃灭,也同时在嘲笑凯箩所制定的战术十分的“蹩脚”,更重要的事用这挑衅的举动将自己剩下的两个对手调动过来,使其陷入自己所设想的“陷阱”之中。

  李逸仙所选择的“第二战场”是位于阻击点西南6里的地方,那儿有一个结着冰的小湖。此时已是4月,虽然北冰之地春来的甚晚,冰川之上的冰帽没有完全融化,但湖冰已然薄了,灵动的湖水已在那寒冷的洁白之下涌动起来。这正是李逸仙所需要的“陷阱”,他想在这里解决掉追踪而来的大敌——“e1”。

  凯箩操控着自己的爱机追踪而来,心里有着深深的不安。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解决”了,而对方还那样大咧咧的展现自己的行踪。“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是魔鬼吗?”她愤恨的嘟囔着,怎么也不愿意承认对方确实比自己要来得高明。

  让机体在空中优雅德转身,然后双膝微曲,十分轻巧的降落在冰面上。这一整套标准的动作,将魔机落地时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减弱到了最小,使得机师能不被反作用里所冲击,从而能在第一时间里进入战斗的状态。

  冰花微微的从着落点扬起,迷茫的遮蔽了“e1”巨大的身体。或许是因为李逸仙被对方动作的优雅所吸引了吧,当凯箩猛然操控这自己的机体撞击过来的时候,他显然还不曾回过神来。

  “确实做的不错啊。”李逸仙的眼中有几分赞许。随即也注意到自己刚刚那一霎的失神,使自己的处境变得有几分危险。他连忙凝神,让机体微微的后仰,加大背后的推进倒退着跃上了天空,同时连连扣动手中棱光炮的扳机,将灼热的能量洒在“e1”的周围。

  面对对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命中率而言的攻击,凯箩心里十分不屑:“什么嘛,如此差劲的枪法,居然还敢说是王牌?”

  “看我把你给揍下来。”她发了狠劲。魔机的微微的一蹬,就要跃上天去和李逸仙的“光龙”打一场空中追逐战。对于“e1”的飞行性能,她有着十分的把握。想当初就是由“光翼”开创了飞行魔机的历史,而完全继承了“光翼”所有优点并对其进行了改进的“e1”,自然就更强了。

  然而令人错愕的事情,重视在不经意间发生的。就在“e1”蹬足准备跃起的那一刻,在她四周的冰面突然绽裂开来。分裂的冰面无法承受上头魔机的重量,而变得不稳。在不住的左右摇摆之下,凯箩再也无法让“e1”保持平衡,终于滑落到了湖水之中。也许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以及仓卒起变的慌张,凯箩根本就忘记了自己的“e1”能在水中战斗的特点而挣扎起来。她不断让魔机挥动自己的手臂想抓住“救命的稻草”,却丝毫不知一旁还有虎视耽耽的“敌人”存在。

  “你也结束了。要知道魔机并不是单纯的战斗工具啊。”李逸仙冷冷的瞅着挣扎不已的“e1”,扣动了决定胜负的扳机。白色的光穿越了寒冷的冰面,着实击中了“e1”的头部,从而使它败落下来。

  “可恶啊。”终于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的凯箩不甘漫骂道。这是对自己的不满,还是对李逸仙的诅咒,她并不清楚。只是刚刚在她的耳中确实响起了对方的话语:“魔机并不是单纯的战斗工具……”她并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在冥冥之中把握到什么。

  现在,同一个小队里的凯箩和德卢萨都已经被李逸仙给“击毁”而败下阵来,偌大的训练区里只剩下科奈尔所驾驶的“光龙”了。这实在是一个糟透了的情况,少年已经从凯箩最后一刻所发来的讯息得知了这一点。但他并没有想出任何的对策,因为李逸仙已经操控着自己的机体出现在他的面前,没有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便用手中的棱光剑向他直劈过来。

  光从眼前闪过,科奈尔的机体险险的退后了一步,躲过了这近乎致命的一击。尽管如此他额上还是不断有汗水流下,越加绎动的心不停的在胸腔里蹦跳着,几乎快要从他的喉咙里冲出来。一直压迫过来的气势,让他明白了什么是生死之间的紧张。如果不是凭借着魔机主脑的机动控制,方才的那一剑就已经解决战斗了。

  然而有利就必然有弊,虽然凭借着魔机的性能闪过了攻来的第一剑,但“光龙”毕竟不是“光翼”,作为量产型的机体,它在机构性能上确实比“光翼”要差了许多。这就使得科奈尔无法再次闪避李逸仙刺来的第二剑,因为他的魔机在作出超呼常规的机动之时,已经不可避免的对魔机的腿部产生了伤害。现在的它连保持机体自身的平衡都显得有几分困难,更何况是闪避。

  只是看着眼前的白芒不断的扩大,最终zhan有了自己的整个视线,科奈尔便立刻知晓事情已经结束了。在这一整个的比试之中,自己这一方zhan有了机体性能、机体数量上的优势,却还是败在了对方的手中。尽管自己对于这一带十分的埝熟,但却始终没有想过要利用地形来打这一“战”,从而一一败下阵来。这似乎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吧。

  “你们服了吗?”当败落的凯箩、德卢萨、科奈尔正未自己的失败感到懊悔的时候,他们的耳边响起了李逸仙那显得有些兴奋的问候。

  能不服吗?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谁都晓得对方的手段高到什么水平。听着他的询问,三个人也只能轻轻的,略带沮丧的说一声:“服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