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步步紧逼2

小说:异警游侠作者:忆刀更新时间:2019-01-20 05:35字数:446687

“得得得,我的姑奶奶,我的小心肝儿,别哭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礼了。”齐复中的声音立刻在屋里响了起来,床上正努力做点什么的齐复中顿时一愣,接着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那宽大的手机屏幕上播放的实况录像。

“唉,这,我真的累了,琳琳宝贝儿,我……”随着屏幕上齐复中无可奈何地话音,昨天夜里,发生在富贵花园的一幕活生生地完全展现在了齐复中的眼前,震惊、恐惧、不可置信等等复杂的表情在齐复中脸上不住变换,以致于易涛是何时松开了掐住他脖子的手而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都不知道。

探手拿过了手机,按了停止键,易涛冷冷看着还趴在那里张着大嘴的齐复中没有说话。

良久,齐复中才艰难地转动了脖子,转向了易涛,有些哆嗦,有些口齿不清地问道:“你、你是谁?你还知道什么?”

易涛随手将地上的被子捡了起来扔过去,盖住了齐复中的一身大白肉,然后冷哼一声说道:“早跟你说了,别管我是谁,我只想知道你和兰北之间的一切。”

稍微缓了缓麻木的脑袋,齐复中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些?”

“为了在大火中无辜惨死的人!”易涛徒地大喝一声,巨大的声音和愤怒震得屋中的吊灯一阵乱颤。

齐复中也被这声大吼吓得浑身一颤,也许是心中还剩了些良知,也许是还有点人性,他不禁也低下了脑袋,脸上出现了一抹愧色。

“刚才我的电话你也听到了,你不会不知道那两个人是为什么死的。”易涛瞪视了齐复中一会儿,沉声说道。

又是一震,齐复中没敢抬头看易涛。

“实话告诉你,我知道你总共从兰北公司受贿十五次,共收受礼金一百三十万,就算你不说,我也可以让你后半辈子吃牢饭!”看到齐复中心情鼓荡,易涛的话语突然如重炮一样在齐复中的耳边响起,。

‘腾’的一下,齐复中裹着被子一下从床上做起,他愣愣地看了会儿易涛,突然大声叫道:“云梦!云梦!云梦在你那儿!”

冷笑了一下,易涛玩味地看了看齐复中,说道:“我问你,你告不告诉我,对我没什么,对你可就不一样了。”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什么还问?”齐复中愣怔了片刻抬头问道。

“问他妈那么多干吗?说不说?”易涛火了,一声大吼就喷了出来,手中的黝黑砍山刀照着齐复中就是作势一劈。

齐复中吓得一哆嗦,不过看到砍刀只是在面前一晃又收了回去,才知道是对方吓唬自己,不过还是擦了把脑袋上的冷汗,搁谁被易涛这么个凶神恶煞面对面的长时间审问,都会冷汗长流,心脏狂跳。

“齐复中,我还他妈告诉你,我最后问你一遍,要是不说,我他妈现在就把这视频给公安局、反贪局、市检察院,你他妈自己琢磨吧。”易涛瞪着眼睛略带怒气地嚷道,最后还狠拍了下桌子,巨大的震动又是惊得齐复中一颤。

齐复中低头细想,头上不时有汗水唰唰落下,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慌张。

良久,齐复中抬起头来,有些虚弱地问道:“我的事情你都知道哪些?”

易涛看出他已动心,这时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说话,让齐复中自己越来越心虚,因此,他只是冷冷地看着齐复中,嘴巴连动都没动。

齐复中被易涛看得浑身不自在,心里面越来越虚,抬手下意识地胡撸了下胖脸,然后眼睛往下垂去,不敢抬头和易涛对视。

屋里的气氛诡异而沉重,齐复中在易涛的注视下,呼吸一下下加重,似乎每吸一口空气对他来说都是异常困难的事情,他的肩膀、前胸使劲的起伏着,屋内,充满了齐复中嘶哑而难受的喘气声。

终于,在这重压下,齐复中的心理防线如被大水溃堤一样轰然而塌,他使劲地吸了口气,再吐出,然后整个儿如虚脱一样往床上一堆,无力地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和兰北的关系。”说话间,不知为何还偷看了眼易涛。

易涛没有说话,只是定睛看着齐复中,手里的手机开启了录音功能。

齐复中低哑而颓废的声音在寂静的屋里缓缓响起,就像是一幕再也演不下去却又必须演的无聊话剧,他的叙述,他的声音,充满了无可奈何,充满了自我玩味。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齐复中才将自己和兰北公司的交易过程交代完毕,说完这些,口干舌燥的齐复中抬头看看易涛,等着他的问话。

顺手按了暂停,易涛给齐复中倒了一杯水,看着齐复中‘咚咚’两口喝干了后,才问道:“最初你为什么主动帮助兰北公司,为什么会接受兰北公司的贿赂?”易涛从齐复中的交代里没听到这些,他直觉的感到里面还有事情。

“这……”齐复中犹豫了下,没有回答,而是低下了头。

“嗯?你说不说?”易涛冷冷地问道。

“这个就不必说了,总之和我跟兰北之间的事情没有关系。”齐复中重新抬起头看着易涛说道,眼睛里换上了一丝决绝的神色。

易涛心中一凛,看齐复中的神情这里面肯定有个特殊而关联重大的缘由,但若是硬问下去,依齐复中现在的决绝,估计闹不好要僵,而自己还有很多其他城北区领导的腐败行为等着向齐复中了解,现在这个气氛和局是自己好不容易布下来的,以后再想这么从齐复中嘴里掏话,不说没有可能,也是相当困难了。

不动声色地点了根香烟,易涛脑子里紧张地盘算着,深吸了口烟,易涛做了决定,他缓缓吐出烟气,冷冷问道:“城北区其他人和兰北的关系你也说下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