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大结局(二)

小说:唇唇欲动作者:锁清秋更新时间:2018-12-11 13:00字数:271868

第一百章大结局(二)

帝都大厦外豪车云集。大厦十九层内,除了穿着侍者服装的工作人员之外,都是穿着高级定制礼服的宾客,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则都穿着低胸礼服或是洋装。

他们散开在大厅里的各个角落,或坐或站,全都面带微笑,举止优雅。

大厅内朝向南的那边,提前搭建了一个长方形的台子,半人高,铺着红毯,上面有一支黑人乐队正在演奏着爵士乐。

“不就是复婚吗?有必要搞得世人皆知吗?”李美站在窗户边上,轻晃着手中的酒杯,说话时还不忘偷睇孙蓉蓉一眼。

说起这桩婚礼的盛大,在a市可是前无古人。一百辆劳斯莱斯开路,紧跟其后的是全球限量版的跑车十辆,婚车后面依然是同一色的一百辆劳斯莱斯。

最让人羡慕的还是那辆花车,那可是前英国某王妃结婚时的同款,秦岩和林玲坐在上面,从天骄小区到帝都大厦,一路过来时就像是尊贵的国王王后般在接受众人的朝贺。

当然最令万民高兴的还是走在最后的那敞蓬跑车,两个年轻的男人站在上面不停地往下撒着红包。因为红包在最后,所以也不至于乱了车队的次序。

一时间,打开手机电脑,不管是头条,还是各大网站的微博、微信、全都在讨论这场婚礼的盛况,人们也都纷纷表示祝福。

孙蓉蓉没有答话,虽然生气,但还是保持着她一贯的优雅,今天看她笑话的又何止李美一人,但她孙蓉蓉就算输得一败涂地,也要一如既往高傲地活着。

大厦外,花车停下,秦岩下车后将林玲抱着走进去。

林玲早已被这样的场面吓得怔住了,之前他说是举办一场‘小小’的婚礼,还以为只是请客吃饭而已,他真的已经走进了炫富的魔道了,这一场奢华的婚礼下来,不知道会有多少在后面议论他的败家了。

林天翔走在他们后面,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脸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心里却直纳闷,说好的伴娘呢?让他一人这么走在他们后面真的合适吗?

“现在没人,你把我放下来休息来吧。”已经上了电梯,秦岩还是抱着她,虽然他呼吸均匀,也没有脸红或是额头暴青筋,但她还是不忍心一直让他抱着。

“怎么,心疼我!”秦岩在她唇上一吻,表示对她这句话的奖励。

林玲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不要这样,天翔在这里。”

“你说什么,不要理会天翔,再来一个!”秦岩大声说着,作势又要亲下去。

今天的她实在太美了。肤若凝脂,面若桃花,朗眉星目,溢彩飞扬,无一不让他神魂颠倒,心荡涟漪。

林天翔自觉地转过身去面对电梯,“新人最大,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可问题是这电梯是钢制的,同样能清晰地反射出两人的身影。他只得闭上眼睛,但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哪天他结婚,一定要在他们面前秀恩爱到他们求饶为止。

“呵呵……你转过来吧,别搞得我们真的会怎么样似的。”林玲免不了再瞪一眼这个爱捉弄人的男人。

电梯停在十九层,秦岩面色稍稍严肃了些,毕竟这来的可都是政界商界的名流,还是要保持他的形象的。

他们走在大厅的红毯上,宾客们自动站到两旁,掌声伴随着婚礼进行曲,但秦岩和林玲却始终站在那里不动,宾客们一时不知为何,掌声停也不是,拍也不是。

这时,乐声停止,台上的乐队挪到最角落里,一个美国男人走了上去。他外形俊郎,身材高大,从上到下自然流露出一股西部牛仔的不羁。他的出场引来在场女宾们的一致青睐。

他就是那个g组织最新加入的成员,克利斯夫。他为了能担任今天的司仪,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在两位新人走过来之前,我想先回答一下诸位的疑惑,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伴郎身边没有伴娘呢?那是因为今天的主人翁为了考验伴郎的人品与机敏,要他回答几个问题才能将我们美丽的伴娘请出来,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如果他的回答令伴娘或是在场的你们不满意,那么很遗憾,在这场婚礼上就不能见到我们美丽的伴娘了。”

大厅里一时议论纷纷,大家也都表现出了兴趣,有人开始催促他提问。

林天翔走上前几步,贴在秦岩耳边问他到底搞什么鬼?得到的答案是让他配合司仪。

克利斯夫拿着话筒一边走一边问,空出来的手还不忘拨弄一下头发,耍个帅,“第一个问题,请问林天翔先生,今年芳龄多少?”

这话一出引得台下哄笑一片,林天翔更是满脸黑线,在里嘟嚷:这到底是测自己的智商,还是在测那美国佬的智商。

“嘘!当然,刚才我只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来缓和一下气氛,很显然我做到了,我当然知道只有女人才能被问芳龄多少这样的话,男士得这么问……”他又开始了他的话痨模式,但他搞笑的本质却没让场面冷下来,反而时不时地还来点掌声,但这更加让他忘乎所以,都快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了。

“你们上哪找的这么个极品?”林天翔忍不住吐槽。

秦岩贴在林玲的耳边,“你看,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就像克利斯夫改不了他这令人发指的毛病一样。”

林玲也是无语了,当初他来找自己时,还对天发誓说不会显摆他的中文,说他的毛病早就已经改了云云的话,她才去求秦岩答应的,谁知道事情真如秦岩所说的那什么一样!

银狼今日戴着一张中国人的面皮,站在他身边的是艾丽,此时正挽着他的胳膊,以防他随时冲上去,将她哥哥克利斯夫丢下台来。

袁圆在幕布后面站得腿都酸了,火爆的脾气让她忍无可忍地一把扯掉幕布,走了出来,抢过克利斯夫手中的话筒,“林天翔,现在由我来问你剩下的问题,你听好了,第一个,你以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克利斯夫握住话筒底端放到嘴边又说:“女士,我得提醒你,五个问题里没有这一项。”

袁圆一把推开他,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林天翔像是做梦似的,眼神有一刻的迷茫,直到秦岩推了他一把,他才如梦初醒般地向台上冲过去。

可是在上台阶的时候,他却华丽丽地向前扑去,倒在了台阶之上。

袁圆眼泪似掉线的珍珠般滑落,她蹲到他面前,扶着他站起来,“如果这是求婚的话,我答应!”

林天翔抱着她在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他自已也有些晕眩才停下来,他激动得不能开口说一句话,只能泪眼矇眬地看着她。

眼看就要吻上去时,克利斯夫及时上前制止,“请按捺住,先生,这是你好朋友秦岩先生的婚礼,并非你的,请不要试图抢走主角的光环好吗?”

“谢天谢地,这个家伙终于知道自己还是婚礼的司仪了。”肖扬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纯正的红葡萄酒,嗯!味道真不错!

林天翔牵着袁圆的手往台下走来,但视线却一直停在她的脸上。

台下不少女人在叹息着:a市又一个优质男人名草有主了!让她们这些萌动的春心往哪里安放啊!

秦岩屈起左手,林玲自然地勾上去,他的右手又搭在她的手上,跟着重新奏响的婚礼进行曲缓缓地走上台去。

林玲站在台上,面对着这么多的眼光,还是有些不自在,秦岩倒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一直保持着优雅而迷人的笑容。

这时,林玲店里的员工和秦氏集团的一些员工也都赶来见证这场盛大的婚礼,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沈梅居然也来了。

可是她的打扮却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但她不在乎,是为祝福他们而来,所以她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因为林玲知道她在家要伺候长年卧床的婆婆和老公,加上一个读书的小女儿,所以只是想着将自己的喜悦跟她分享一下,才告诉她的,却没有想到她会亲自来。

林玲下来与她拥抱,问候几句才又转身上台。

本来那些员工的来访就让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目露不屑了,现在还来了这么一个乡巴佬,而林玲又与她这样亲热,大家不免在心中猜疑着她的身份。

秦岩拿过话筒,“台下这位大姐是我妻子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的朋友,我非常开心她能够前来祝福我们。还有秦氏的员工和红妆的各位,我在这里诚挚地感谢你们的到来,还有在场的尊敬的各位政界商界的朋友,我也谢谢你们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谢谢各位!”

秦岩和林玲一齐向台下所有的宾客鞠躬致谢。

陆子轩一直站在角落里,眼神里没有妒火滔天,脸上也不是恨意漾然,只是那么沉静地看着台上,他甚至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要镇定。

因为秦岩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死人,一个即将不复存在的死人,只要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枪,对着秦岩的胸堂打上一枪,林玲就是他的了,永远只属于他!

“秦岩,去死吧!”陆子轩大吼一声,手中的枪口已经对准了秦岩,同一时间,子弹已经出堂,不止一颗,而是连发三颗子弹。

伴随着台下的尖叫声,银狼风驰电掣般飞奔过去,一脚踢飞他手中的枪,将他制服在地上。该死的,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有人敢行刺。

如果是秦岩自己,陆子轩的子弹不但伤不了他,他还会扑上去将陆子轩撕个粉碎。

而林玲却生怕秦岩受伤,一心只想挡在前面护着他。

终于,第三颗子弹射中了她的胸堂,一股热流涌出,她除了觉得天地在旋转之外,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秦岩的脸也越来越模糊,她抬起手都摸不到了。

嘴角扯出一抹凄凉的弧度,果然,幸福对于她就是这样,来得匆匆,去也匆匆!

最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对着台下的陆子轩笑了。陆子轩,我终于不再欠你的了,欠你的,我用这条命还清了!

秦岩泪如雨下,这一刻他不是起来将敌人杀死,甚至已经忘了敌人的存在,他贴在她的耳边:“你若死了,我就来陪你,黄泉路上,你不会是孤单一人!”

林天翔从惊吓中惊醒,赶紧过来给她止血,他阻止其他正围过来的袁圆和克利斯夫等人,“子弹打偏了,或许还有救!”

秦岩一听这话,就像将要溺死之人看到一根浮木一般,绝望的眼中燃起一丝希望,等林天翔包扎好之,抱着她往电梯里飞奔过去。

林天翔一边跑一边打电话,让医院里的人准备做枪伤手术,跟在后面的还有袁圆、肖扬、艾米、艾丽、沈梅……所有关心她的人都失魂地朝电梯里跑着。

银狼和克利斯夫如地狱里的刑法判官般,恶狠狠地盯着陆子轩。

银狼贴在他的耳边:“你是要自我了断,还是我开枪打死你,选一个吧!”

陆子轩在看到林玲最后闭眼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她的眼神好似将他的灵魂掏空了似的。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愿意放手,只求她活着,健康而幸福的活着。

他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闭上眼睛时,过去的一幕幕如老电影的画面,清晰地来回变换……他清秀的面庞上流下两行追悔莫及的泪水。

“不要!”

“不要!”

两声凄厉的尖叫随着枪声一起回荡在偌大的金碧辉煌的大厅,久久不散……

陆子轩倒在地上时,看到正朝他爬过来的陆胜荣和李玉,嘴角扯出的弧度还没有成型,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a市的人民医院内,手术室外的通道里,秦岩坐在蓝色椅子上,将头埋在双手之中。现在的他觉得自己陷在一个黑洞里,身体在不断下滑着,什么也抓不住,什么看不见。

那些站在通道里的人,不管之前信不信上帝或神仙,现在的他们却全都为她双手合十,虔诚地祷告,希望奇迹可以再次出现在这个受尽苦难与折磨的女人身上。

手术室门上的灯终于变绿,门打开,林天翔出来了,秦岩坐在椅子上,无声地询问着结果,他现在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因为他说过:她生,他便生!她死,他便死!他们谁都不会是孤单一人!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林天翔。

“她怀孕了!”林天翔微笑说出这么一句令人措手不及的话。

秦岩猛地站起来,揪着他的衣领,“你说什么!”

“你要做爸爸了,孩子两个月了。不过,她的身体太弱,将来孩子出生,可能需要在保温箱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

秦岩扔下他疯了似的往手术室扑去,林天翔及时拉住他,“你现在还不能见她!”

十个月后,秦府的院子里。

林玲躺在一张朱红色的摇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旁边的桌上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红枣红糖薏米粥。

秦岩怀里抱着一个皮肤还有些皱巴巴的小男孩,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着他,偶尔那小小的眉头还会微微皱拢一下,模样十分可爱。

“老婆,咱儿子醒了,你看,他正看着我呢?”秦岩走到林玲面前蹲下,狭长的眼眸里是藏都藏不住的笑意,嘴角上扬的弧度十分地好看。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