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红晓VS黑阎、玲珑VS贤王)

小说:绝舞倾城作者:木伊伊更新时间:2018-12-11 12:54字数:493308

“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红晓不耐烦的回过身看着身后一直在跟着她的人。(k1xsw)。

“路是你家的?”身后的人却冷冷的开口。

“你!你们齐国很安逸是不是!”

“有点……”

“你!”气得红晓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能生气的一甩衣袖,然后继续往前走。

“洪大夫,我家的小娃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在吐。”一个身穿着粗布衣的妇女来到了红晓的身前,一脸的担忧,红晓来到了这个小村子已经有三个月了,就在尉迟若羽成婚后的第二天离开了,换了一身男装,改名为洪晓。

“好,我现在跟你过去。”红晓着急的提着医箱就跟着那大娘的脚步走去,也不管身后的人了,由得他去了。

“怎么样?”那妇人着急的问着红晓。

“大嫂!你还是赶紧叫村里的人能走的就走吧,你儿子,中的是……瘟疫。”红晓的话让妇人的身子站不稳,大哭着跑到她儿子的身边,抱着不放手。

“大嫂……”红晓想上前拉开她,可是却被黑阎拉住了她的手。

“你放手!”红晓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也知道这是瘟疫?你也知道会死人?你劝别人走,你还要上前送命?”黑阎语气阴沉的说着。

“管你什么事!你要是害怕,你现在就给我走,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是你!”红晓说完,用力挣脱开黑阎的手,走到了那两母子的身边,黑阎真的就走了出去,红晓看着,心里突然有点郁闷,这男人真还的那么怕死?

“大嫂,你先把他放下,我会治好他的,不要担心。”红晓从医箱中拿出银针,先止住在床上痛得不断翻滚的男孩。

过了良久,黑阎又进了屋子,坐在一边,不说话。

“你不是走了吗?”红晓头也不回的问着,手为那小孩把脉。

“你走不开,大嫂也不肯离开儿子,总得要有人去提醒村民吧?他们都不肯走,说祖祖辈辈都在这,我也只能提醒他们注意一些事项,然后等你的诊断结果再告诉他们,起源在哪。”黑阎面无表情的说完一大堆话,也不理会她,就端坐在那。

“你一个大男人,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别扭?”红晓站起身,然后提起医箱就往外走,黑阎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也跟在她的身后。

“别跟着来,我现在就去查看源头,你不怕死?”红晓问着身后依然跟着她的男子。

“路是你家的?”黑阎再次暴出这句话,让红晓差点想跳起来揍他,甩出一条手帕,黑阎接过,嘴角含着笑意。

“那孩子说喝了这里的水?”红晓一手拿着手帕按着自己的嘴鼻,一边在那到处查看,果然看到一只死了的山鸡。

“这里可是村子水源的上游,这么下去可不行!”红晓皱着眉头说着。

“我现在要上山采药!你是不是也要跟着来呀?”红晓没好气的问着黑阎,黑阎也不答话,想答案也是肯定的。

一个月过去了,村里的村民慢慢的好起来,众人也合力把上游整理干净,红晓为了研究药,为了治村民,在看到众人好起来的时候,她却病了,发着高烧不退。

黑阎坐在她的床边,为她换着冷毛巾,一时的伸手探探她的额头,也不时的探探自己的额头,她还未退热,黑阎就继续照顾着她。

“水……水……”红晓难受的呻*吟,一阵清凉的水就滑过了她的喉咙,她微微睁开双眼,模糊的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然后再次睡去。

第二天太阳照进屋子里,红晓睁开双眼,就看到了依然坐得端正,可是,却睡着的黑阎,她不由是失笑了,但是,却无力。

黑阎似乎也感觉到了,然后扶她起来。

“感觉怎么样?”黑阎依旧声音无较大的起伏。

“死不了,你不怕我得的是瘟疫,会传给你?这样,你会死的耶!”红晓缓过劲来,然后声音轻然的问着。

“那就死在一起好了。”黑阎从旁边捧起一碗暖暖的白粥递到她面前,红晓却因他的话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你若想一个女子真心喜欢上你,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或者哄哄她?再不然就说什么你觉得我一定不会死之类的?一定要说死在一起?”

“不然呢?如果真能死在一起,也是一种缘分,吃吧。”黑阎温柔的喂红晓吃下粥,然后说着,红晓却不由得失笑,也许她不懂他的想法,但是,他这样说的心意,她却懂,吃完了他喂下的粥,红晓也觉得精神了一点。

“也许,说不定哪一天,我会真的爱上你也说不定。”红晓微笑的说着,黑阎没说完,转过身,把碗放到桌上,可是,他的嘴角却也轻扬起。

若干年之后的翼煜皇朝

一个英俊的少年看着面前的圣旨,不由得脸黑了一大半,但是,却又不得不接受。

“父皇!母后,你们太过分了!!”那少年仰天大吼。

圣旨嘛,大约就是贤王说自己老了,要与他的爱妻去游历天下,不然怕以后死了就没机会了,但是,少年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如果五十岁了都还那么身体健壮的人都说会怕自己死的话,那他岂不是现在就要开始打算选哪里当墓址了?

此时一对夫妇驾着马车,正在嘴里哼着歌,也不管宫中的少年如何仰天大吼,反正他们打定了主意,第一胎的皇儿养到十六岁,他们就功成身退,玩自己的去!他下面还有两个皇弟不是?那就让他们也帮忙吧。

“娘子,你想到哪里玩去?为夫都带你去!”此时的贤王虽然有两鬓有几丝白发,但是,依然俊美,身边的玲珑虽然已到中年,但是,依然风韵犹存。

“我想去我们以前初相遇的地方。”玲珑挽着他的手臂说着。

“好!”说完,马车就策奔而去

来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这里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已经有人流在此出现,也有茶棚在此,两人坐下后,小二送上了一壶茶,就走开了。

“嗯,好怀念。”玲珑喝了口气,轻声叹息着。

“嗯,我好幸运,可以捡到一个这么好的娘子。”贤王微笑的握了握她的手,玲珑却把自己的手抽回,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贤王。

“娘子……你为何这样看着我?我会害怕……”贤王看着玲珑有异的眼光,不由得心下一颤。

“有些事,一直到了今天,你都还未给我一个回答!”

“什么事?我可什么事都没有瞒你啊!”贤王看着玲珑,一脸苍天可监的表情。

“为什么当年你把我许配给人家,又半路把我抢回来?”玲珑一脸笑意的看着贤王,看着他的脸慢慢的变红。

当年的她,已经穿好了红嫁衣,准备出嫁之时,他却突然如天兵一样降临在她面前,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跑,路上的人都看到了,贤王抢妻,这事在翼煜皇朝,可是爆发了好一段时间。

“我……我……”贤王的脸慢慢变红,但是,玲珑依旧看着他,不让他逃避,一定要他回答。

“那个……我有点饿了,我们吃点东西吧。”贤王想扯开话题,可是,他面前的女人却不打算放过他,依然微笑的看着他。

“好吧……”贤王认命的叹了口气,虽然回想起当年,是他自己太笨的原因,也有点不好意思说,但是,也一直拖了那么多年没有给玲珑一个答案,现在也终于是时候给她一个答案了吧。

若问他为何要把玲珑许配给那男子,他当时心中只有一个答案,他觉得玲珑应该配有更完整的爱,而他,觉得自己给不起。

当那天,所有人都知道玲珑要出嫁了,可是,他却依然在御书房中批阅奏折,他批得越多,但是,他的脑子却是越来越清晰的记得,玲珑在他身边的一切。

“你一直贴身的小女子要嫁了,你不去道贺?”姜诺走进来,看着他不断的在批阅奏折,出声问着。

“你开心吧,你的徒弟要娶妻了。”贤王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

“其实,如果是你娶妻,我想我会更高兴。”姜诺却回了一回不搭话题的话。

“你那么高兴,还不如你自己娶妻更高兴?”贤王也回了他一句。

“我也许,一生只中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子了,现在,她跟着她的儿子幸福的生活在外,我又有何不放心?我也足够了。”姜诺对贤王说着。

“那真是恭喜,你真的放开了。”贤王继续手中的工作。

“你知道,我这一生中,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后悔,但是,唯有三件事让我后悔一生。”姜诺看着贤王放下笔,然后才轻笑,继续说着。

“第一件,我放了手,让我心爱的女子变得那样的栈恋权位,好在,最后,她是幸福的,第二件,我让我的姐姐独自一人,在皇宫,在民间,第三件,我明知道,羽儿在这位置一定不会开心,但是,我却还是帮她坐上这个位置。”姜诺说完就看着贤王。

“但是,现在这些人,应该都过得很开心不是吗?”

“但是,却始终会后悔一辈子,而人的一生,有一件遗憾的事就够了,但是,我有一件事其实可以不用现在觉得遗憾,那就是我心爱的女子,如若当时我俩都不曾放手,明明知道对方都有意,却不去争取,最后才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其实,这不是活该吗?”姜诺自嘲的说着。

“是吗?”贤王轻声的问着。

“我要说的是这些,现在我徒弟好像……嗯……应该已经出发去接新娘子了,我身为人家的师傅应该也要去了,其实那孩子真不错,如果有这么好的一个人呆在身边……”姜诺话语模糊的说着,口中的孩子,也不知道指的是谁,贤王爷却放下了笔。

回忆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翻腾,他倏地起身,然后快步往殿门外走去,姜诺则靠在宫门之处,看着那飞奔而去的马。

也许玲珑也一直在等,等心目中的那个人到来,看到他来到的时候,她只是一笑,也许,她的心中,他从来就没有淡去过,他伸手的时候,她也毫不犹豫的把手交到他手中,与他一起远走。

“哦……原来是姜将军呀,那如果没有他的话,你是不是就让我嫁给他人了?”玲珑听完后,不由得一脸阴笑。

“也不是嘛……那……那说不定……”贤王见说不下去了,就捧起茶杯喝茶。

“说不定什么!你……”

“别生气了,你看,你现在就是我最爱的娘子,谁也比不上你,是吧?你看,你还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的皇后,看!我多爱你,是吧?我可一点苦都舍不得让你受的。”

贤王的话好像起了点作用,玲珑也微笑,算是接受了,贤王轻搂过她的肩膀,玲珑也靠在他的肩膀上,微笑的回想起他们两人当初相遇的情景。

一个只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在为了填饱肚子的情况下,偷了一个包子而已,竟然被人追打到城门外,而她就此遇上那高贵骄傲而风流的贤王,两人的缘分,也许真的是很玄,但只要把握住,谁敢说幸福难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